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秋雨飘过蚕花山(组章)  

2018-09-18 10:08:37|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陆顺发


    1


    山,熟了,在一场秋雨里。

    雨,是秋的影子。淅淅。沥沥。蟋蟀们热衷于用古老的吴方言,谈论着一场雨的前世,今生。

    啄碎雨的灵感,瘦了一泓秋水,以及黑白相间的喙。

    几只画眉飞过来,在赵孟頫的碑帖里,扑腾出,一个“蚕花圣地”。

    北麓的银杏,用叉开了的枝丫,蘸一泼低垂的残云,临摹历代书法名家关于“蚕”的笔迹。

    或甲骨,或金文,或篆,或隶,或草,或楷……一垛墙,就是一部书,字里行间,墨香如菱,蚕语似菊。

    从处暑到白露,仅仅是一场雨的距离。而我,在这一段距离里,攀出了水的回声,山的长势,一条路的匍匐前行。

    泥土堆起的山,遗传了太嘉河的基因——一条河,连着钱江水的灵动,太湖石的坚韧。


    2


    暂不说,处暑的雨农夫的雨,只说山只说石,山的执拗,石的白。

    五颗茧,满山洁。蚕在抽穗,丝在拔节,二一添作五的硬功夫,逢三进一的软实力。

    往前一步揽胜境,退后一步不孤独。

    不能改变一场雨的拮据,只有改变山自己。玉树临风,风停在二十四节气柱的农事里,停在陈家漾的喷泉里。

    树生风,石也生风。我,把石风写进一首诗里,尝试着模拟山顶莲花坛的风姿,与神韵。

    山高坛为峰。一朵花的仰视,胜过半途而废的虔诚。风雨兼程里,你把蚕花的遗产,底蕴,和一条河的搏动,读透。

    登一山见三村。我,把三村的港,湾,浜,兜,坝,桥,想像成一场秋雨里的丹霞奇观。

    那场雨,悄悄地来静静地去,把鸟的叫声留在山顶,留给山顶飘来飘去的,那一朵云。


    3


    俯视一个世界,需要勇气,因为山不会低头。

    近处的撷樱亭,用“紫樱衔水歌清华,碧柳拂烟咏素蚕”一幅对联,来描摹蚕花山的春华秋实。

    一座大桥通向东方,邂逅了远处的田野,村庄,和似海的花。

    遐想。因为山因为水,水前山后的石径,曲桥,栈道,碾子,老臼,收藏的雨点,晾晒的风。

    揣摸了一堆泥巴的心思,想像一座山的高度,那山,嫁接在一方石头上,势如破竹。

    横竖接地气。此刻,水乡人对一座山的评判便有了足够的分量。一种血脉与坚守,石破天惊。

    水前,一挑码头正等待一只船,载一位蚕娘,靠岸;山后,那座桥,和走天下的笛声一起,在一泓倒影里,生根。

    雨过天晴后,我会在一首诗的峰顶搭一个瞭望塔,看一只只游艇,归来,又驶去……

    (2018-09-16 21:52)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