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潮了,梦里安桥港(散文诗)  

2018-06-12 16:05:18|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人

        1

        安桥港的潮,起源于一枚石的方正,一点水的剔透,一朵花的芬芳。
        从一滴露珠里走出来,小日子很饱满。
        一扇扇矮门,挡不住南风里的蛙声,蛙声里的晨曦未醒。
        对岸是夏。那一眼格桑花正在一片静里化妆,浓抹花的意象,紫的更紫,绯的趋红,白的似雪。
        慢慢剥开来,花前花后那一摊家事、国事、天下事。
        路人尝试剥梦,情人一味剥心,而我却在剥木船上一条缆绳的意境:鲳鱼游泉州,螺蛳到坝头。
        绕不开的吴方言,扯不断的老炊烟。
        静得安心,慢得洒脱,庄稼人在一首诗里转动着纸风车:桥下雾,水中影,一篙一橹声,东晴,西也晴。

        2

        高树晾鹊鸣,幽弄藏吠声,捡一截脚步声作拐杖,探上,探下。
        探下,探上。探石桥石之骨感,索桥索之委婉,木桥木之斑驳,铁桥铁之果敢与奔放。
        活水豢养的街区,做足了老石与硬木的文章:旧的石磨石臼,新的石板石级,平的木凳,斜的木椅,以及吊着的竹秋千,立着的栅花坛,在阳光里圆着梦。
        美梦成真,前程似锦,水一样贴心,花一样撩人。
        从港南的“从前慢”茶吧,到桥北的咖啡馆,无一不是青蛙鼓乐的场所,纺织娘哼歌的去处。
        修旧如旧。木门槛旧着,板矮凳旧着,路口的香樟旧着,窗前的枫杨旧着,家雀的叫声也旧着。
        喊一声安桥港:风在风里梳妆,雨在雨中沐浴,万千气象,一眼更新。
        灰墙黛瓦里,搓一种笑声拧一股绳,东横头的向日葵,直转去西横头绽放,那是另一种静另一种美。

        3

         泥土的静与美,是蚯蚓犁出来的。
         至此,一种慢生活,鸬鹚一样凫出水面,不说鸟船浜,单说安桥港,安桥港旷世的潮。
        后起之秀。花海里散播的百家姓,时光里耕读的千字文,一页启蒙、启迪的风景。
        翻开晚霞,翻开暮风,翻开安桥人家临街的窗棂,读桨声灯影,欸乃歌声,人间万象与霓虹。
        风是童子风,月是蹒跚月。微风老月里,安桥,思唯如蜜,左边是岸之形象,右边是水之逻辑。
        安步当车。云,朦胧了黄昏的黄;风,稀释了夜的黑。
        而我,攀在索桥上,一晃,再晃。此刻,眉睫上爬出了三个月亮:一个在天空,一个在水中,还有一个在一滴露珠上闲逛。
        潮了,一河透视装;潮了,梦里安桥港!
        (2018-05-30)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