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在石淙,读一场雪的前世今生(散文诗)  

2018-02-03 13:45:29|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人


    1

    窝在一场雪的里床,梦是白的。那是一场梦做的雪,白得扬扬洒洒,白得拂拂衣袖仍挂满思念、挠挠岁月更藏不住迷茫的那种心疼。

    等一场雪,好苦。从几点冷峻的橹声到一条河曲曲折折的积淀与苏醒,一只渡船到一款缆绳上上下下的牵挂,我从一片雪里翻出了我的童年。

    一副高跷撑起一个世界,两行脚印随风去,深深浅浅里,蹿出一截狗的吠声:白日梦也是梦,疯疯癫癫是尚未开冻的童真。

    风很小心,田野够干净。一眼望到天的尽头,老渔人在一片雪里缝补一挂思念的网。网之岸,脚步声转瞬成灾。

    几只黄莺开始在滩头的冰刃上觅食,目光如刀。左一鞭右一鞭,冰棱的记忆里,我心尖上的陀螺被抽出了血。

    庄稼人在一那场雪里用方言哗哗地搓绳,搓绳一样纠缠不清的一支新橹与两只旧船的风流事,籼稻草的窸窣声里,跳动着农妇舌尖上带刺的芒。

    雪人儿跟了稻草人的姓氏,高高的鼻梁上竟长出了一颗墨黑色的痣;黄鼠狼的歹心叫一弯寒月阉割,老母鸡躲在草窝里下蛋再不是什么秘密。

    炒蚕豆的香在雪风里起皱。一场雪被玷污,在于生命体的无礼、失礼与非礼,比如一只狗在雪里撒欢,当然,此处不含雪中送炭。

    家雀习惯了叽叽喳喳,夜归是今生最好的结局;我模拟雪地里的野兔,小心地追赶着一串惊慌失措的脚印。在那一个黄昏,我被写入雪的家谱里,三分傲慢,七分谦逊。


    2

    读雪,需要耐心。从柳思桥到太嘉河到杨树兜到安桥港,从满元兜坟山到蚕花山到元宝山,东西南北中,一场雪学会了铺张。

    那一夜,我在石淙,在一朵雪花的心脏里祈福——瑞雪丰年,飞起来的水乡飞起来的梦,雪有多厚梦就有多深。

    梦里。我把雪花的白、蚕茧的白、思乡的白一并抽出来,堆成桥堆成河堆成兜湾港,堆成山水人生独好风景。生活开始静下来慢下来,静如杨树兜那几畦花魂,慢似安桥港那一吊桥影。

    把东西向的心灵故乡藏起来,把南北向的石语淙韵也藏起来——藏起楫声里的船歌,船歌里的炊烟,炊烟里的老白米,老白米里的冬天,冬天里的恋情,再静候一剪梅里的春色。

    就随了雪的愿吧!我,把一棵树的灵感,描摹成一顶黑白相间的晴雨伞,擎起一伞感动,一掬流动的风景,三三两两,掐不痛的情。

    穿过一河一桥,一亭一台,一轩一榭,一栈道一回廊,一老臼一石磨,剥开雪里的履印,风中的歌声,一抹留白,捱一缕馨香,风流,倜傥。

    童巷叟院,柴门木窗,对门织雪片,隔窗舀炊烟。一池温馨,矮墙外熬熟的恋,白得大方,白得彻底,白得一戳便破,一拧喊痛。

    素雪红灯,一挂挂的风铃,漏韵匿声,好一个雪做的梦,前半夜细听红月亮,后半宿默读碎木鱼,眺嫦娥拂袖,玉童逐风。

    一场雪开始生根。在杨树兜,安桥港,在仙人湾,太君堂,在陈家漾畔,花园人家,在你我的眼眸深处,此处不只是白,更多的是绿的憧憬,红的遐想,比如,一泓清水,一片树叶,一抹桃花……

   (2018-02-01 20:45)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