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喊一声柳思,陆家兜(散文诗)  

2017-03-07 14:19:02|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柳思人

    先有柳思姑娘的传说,后有柳思,有南坝,西坝,北坝,和陆家兜。一种方言在河一样的血脉里,流淌,沉积,再流淌,再沉积。一个平舌音,悄悄发芽,我的喊声绿了。
    兜短。韵长。一截的鸟语,一截的樟香,一截的清风,一截的暖阳。
    此处不说枯藤老树不说小桥流水,只说记忆中西下的夕阳,袅袅炊烟,炊烟里龙的鳞片,鳞片上的静谧,安逸,与祥和。
    那埂头的桃树,沟边的芙蓉,墙外的苦楝,篱内的柿树,滩头的大叶杨,港角的乱头榆,南首的冬青,北边的泡桐,一埂一埂的马兰头,一渠一渠的野芹,一茅草滩一茅草滩的地衣……就是,就是这些生命的绿,装点着田野,装点着画意诗情里的柳思。
    记得,堂子口,汇角落,沈家塘,长塘,坍塘,花子塘,陈四旺阡,汪家阡,门前田,西南群,长桑埂,高地头……就是,就是这些泥巴一样土的小地名,组成了敦厚的陆家兜,梦里水乡,泱泱大中华。
    时间拧成的绳早把记忆勒出了一条痕。我要把这些中国最小的地名在记忆的地型图上圈出来,点出来。
    可圈可点啊!那桑葚的紫,芝麻花的白,蚕豆花的黑白相间,油菜花的金黄,桃花的绯红,那麦苗的青,桑叶的绿,番薯的褚,老菱的褐,百分之百的五彩缤纷姹紫嫣红。这是家的颜色,柳思的颜色,高山江河田畴的颜色,这是生根发芽拔节抽穗开花结果的颜色。
    那里的黄鳝,泥鳅,田螺,河蚌,孕鲫,鲶鱼,青草鲢鳙鲈豚鳗,青蛙,还有蛇,那里的猪羊兔,鸡鸭鹅,那里的蕉藕粉皮,南瓜圆子,赤豆粽子,煨山薯,炒蚕豆,青塔饼,麦疙瘩,粢米饭,糁汤粥……土在土里积淀,水在水里流淌,柳思人的二郎腿,翘过勾绳扁担,到镰刀铁耙的距离。
    更记得,在思念的扉页上,有一条与月亮一起长大的河。在河的根部,水草抚摸着石头,一条鱼跟着另一条鱼,活在一群鱼里。我不问来路不说归处,只说淌过的河流走过的桑林和一直深爱着的梳着长辫的女人。
    
    一条河哺育着一个传说,一只兜养活了两个姓氏,春夏秋冬,童年的一双高跷,一个活蹦乱跳的水漂。
    春风又绿了点。这么好的天气,不用来起雾,下雨,实在有点可惜。
    无数次走近过它。无数次呼喊过它。无数次剥开过它。一只生态河岸守护着一种信仰,家谱里的一日三餐,红红火火的小日子,以及一条河满打满算的希望。
    波浪是时光的趔趄,这条河很空。我知道,空是最好的结局,也是最大的圆满。一个修辞,像黑夜一样老去,捻灭全部的暗喻,只剩下转世的拟人。心静了,两岸的桃花杏花梨花就静了,花花世界里的倒影静了,河也就静了。河静了,像我一样从这里驶出去的小船就有了归程。
    兜南。几只土鸡站在矮墙上,把春写的章节啄成碎片,一瓣一瓣的文字,通俗得喊痛。一只破旧的船,早在时间的长河里爬上了岸。我在一趟农事里,意译了长长的橹声,一兜的名词再次作了状语。
    兜北。那叠得齐正的桑丁,用剩的砂石,红砖砌成的矮墙,尝试分类的绿色垃圾桶,门前一地的老蚌壳,一角落的硬柴,一个个全醒着,一个破棚用铁链牵住了一只狗的叫声。那西边的竹篱,圈走了一畦野蜂,两楞菜花,一个土生土长的太阳。
    忽然想起了我的娘。九十一岁的发辫,长过迎春攀缘着的一枝花。我在长发中间认出一缕白,写进散文诗的意象里,形似莲花开瓣的光景。
    娘在,老家就在,一兜的风景就在。
    村庄上的人互相做着时间的过客,让那些花开了再去谢,草荣了再枯。开心就喝一盅酒,不开心也去喝一盅酒,像迟迟未露面的月在寻找一个圆的理由。
    我断定,今后,这方言这血脉这喊声,只是半句闲话,还有半句,是比远还远的天边飘浮着的一朵云,抑或是云朵下那沟渠里拖着长长青苔的田螺,一只让它的后代改了姓氏的田螺。
(2017-03-07)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