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我,对宁波帮博物馆的诗意解读(散文诗)  

2017-03-28 16:01:22|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柳思人

    无数的礁石叠起来,海的力量,在风的脚上浪的根里。一帮人从浪尖上走出来,凭借胆识、智慧和自信,走向世界,怀抱云的闪电,海的火焰。
    当一片浪静下来,这里便有了闯荡天下的故事。
    是金子总会发光。馆藏一滴水的味觉,一粒砂的精华,一片帆的力量,一艘船的风向,一掬方言暖暖的亲情。
    一个“甬”字型建筑群。明末至今一个商帮的发展史诗。一页一页翻开来,全是精深的商道财智,和悠远的桑梓情怀。落地的长廊开始叙事,玻璃,石材,金属的叮当声尾随着抒情。
    从开放的海洋性格里生发开来。步入序厅,一批雕塑群像撑起一个响当当的宁波,挺拔、通透的玻璃墙,正述说着一位位风云人物睿智、实干、高大的形象。
    阳光从一池水里折回来,感化一个世界。  

    用目光丈量“甬”的厚度,像在翻一部巨著。
    相同的感情色彩。从第一馆筚路蓝缕,到第二馆建功立业,第三馆赤子情怀,第四馆群星璀璨,第五馆薪火永传;再从金融业的“独领风骚”,到近代商业的“百年风流”,到近现代实业的“砥柱中流”,到近现代航运业的“甬立潮头”,到近现代教育的“桑梓情重”,再到当代宁波帮的“群星璀璨”,时光走向纵深,无论是“历史综合展区”,还是“成就专题展区”,内容之丰富,意蕴之深沉,场景之悠远,气魄之恢弘,让人叹为观止。如舟楫,似星光,天一样的声望,海一样的气场。
    移步光影之中。我读出了时代的脉搏,深厚的史实,闪光的人物——穿越时光甬道,靠近一群人。
    一叶书签码一卷书。打开近现代实业的扉页。在香港的,纺织界的安子介来了,影视界的邵逸夫来了,棉纱界的陈廷骅来了,毛纺界的曹光彪来了,贸易界的王宽诚来了;在台湾的,实业巨子应昌期来了,水泥大王张敏钰来了,半导体之父张忠谋来了;在美国的,大中集团创办人应行久来了,加州地产巨擘张济民来了,服装业B·B公司创办人毛昭寰来了;在德国的,陈氏家族中的陈名豪、陈名杰来了;在日本、新加坡的,商界名流傅传源、胡嘉烈、水铭漳也来了……还有众多的“第一”呢,比如叶澄衷创办的“燮昌火柴公司”,张逸云创办的“天厨味精厂”,方液仙创办的“中国化学工业社”等……均为航标式的实业,英雄式的群体!
    回眸近现代航运业的宏图。我在海洋文化里读出了蓝色的激情——从虞洽卿、顾宗瑞到董云浩、包玉刚,从沙船、三北轮埠、泰昌祥到董氏集团、环球航行,这一个个显赫的名字,是胆魂与气度的真实写照,立起来是一块块挺拔而亮丽的丰碑。
    浪尖上的碑文很长。

    穿越“金融街”,我领略了国内第一家商业银行,第一家证券交易所,第一家保险公司的仿古“缩影集”光与影的背景;漫步“商贸区”,从苏州孙春阳南货店、北京同仁堂,到天津达仁堂;从老顺记、老凤祥,到荣昌祥呢绒西服号、协大祥绸布店,众多的百年老店、缤纷的名牌产品,在世人面前重放异彩;巡访“教育园”,我又从包玉刚、王宽诚、邵逸夫、陈廷骅、曹光彪、赵安中等人身上,目睹了一座座科教兴国的历史丰碑。远望天空,群星荟萃,说不完哪,承前启后、各领风骚的时代弄潮儿!
    追溯史脉,看沧海桑田,那些非凡的史料,那些久远的老物件,比如一只“世谊号”轮船上的仪舵器,一辆“劳斯莱斯”轿车;比如一张棋桌,一些宁波老照片和史料,一只宁波大学的“001”号脸盆;再比如一个账本一纸家谱一只申报一枚奖章一张收据一块铜牌一些电影胶片——每一件藏品背后都有一个很长的故事——还有,那个共用的名号,那儒商的胆识硬汉的气概名人的风采,无一不像一只只明灯,都镶嵌在时间的秒针上,“嘀嗒,嘀嗒”传承着“宁波帮”精神。
    一座建筑,像水晶一样浮在水面上。
    立体的水元素,立体的视觉。在夜的左边到黎明的右边,一个舞台写满了人生的白,海水的蓝。从水路走出去,又从陆路折回来,乡音未改。树大根深,一瓣叶子落下来,化为土,化为尘,化为永恒。春天去了又回来,樟花落了又重开。
    一个名子,溶于一杯龙井,氤于一首民谣。思念远了,家近了。
    (2017-03-27 22:05)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