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流水活下来,老物件,及其他(散文诗)  

2017-02-23 14:57:31|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柳思人

    一只大砚台。一蹲小石磨。比久远更久远,比滚圆还滚圆。
    生活,就是碾日子。如砚,似磨,没日,没夜。
    磨墨。滤浆。翻书。啃饭。嚼舌。以及柴米油盐酱醋茶。
    一万个传说死了。一只砚台活下来,一蹲石磨活下来,白的创意活下来,黑的幽默活下来。
    流水也活下来,还有清风,和我。
    岁月,开始寻找一双合足的草履。蔻丹染红了一双手指后,还试图染红无数的脚趾。人赤条条来,难保清清爽爽地去。
    在这个渐渐远去的雨季,所有的文字都是生锈的,包括镌刻在石碑上的,埋在棺椁里的。
    在文字的对面,夜色开始抄袭黑暗,静下来的,是风。
    风,停在一棵老樟上,默默地腌制着喜鹊祖传的叫声。
    那声音,是磨出来的,是碾出来的,是船缆上的痂,篙背上的痣,橹屌上的血。一到夏季,古老的蝉声跟着起伏,一簇樟花掉下来,另一簇樟花重新绽放。
    谁能想到,故乡的近,居然成了最远的远;人心的宽,比柳思塘还窄了七八分。
    人生就是一场戏接着一场戏,你与我就是走在相遇与失散的途中。
    时光缓慢,在某些节点上却是飞逝,突然间分离,戏剧性的变化中它是迅疾而去的云雀。
    一个河埠头,在土地菩萨前开光,启迪睿智。青苔能否让沉积的时间泛出绿意,还得看眼前这条河的走向。
    人生如河,走着走着,便干涸了。
    前半生,我试图找出世间有用的东西,结果我错了;后半生,我又试图找出世间无用的东西,找着找着,结果自己变成了无用的东西。
    伤感是应该的。因为,你不是永和桥上的龙门石,一度珍贵得叫人争来抢去!
    我知道,低处的深渊有底,高处的深渊不着边际。向上生长,也是向下堕落。
    一条河说惯了祖上的方言。风无路可走时也得停下来。为了活着,我曾动用过尘土的心,罂粟的毒,动用过锈迹斑斑的蛊。
    我想:水一定是从春天出发的,拐个弯,便流成了古运河的模样,流成了披着鳞片的老物件。
    落日向晚。老磨漏风,碾出的是一抹土腥味。
    (2017-02-22 21:38)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