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梦,做到了水边(散文诗)  

2017-02-20 16:05:24|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柳思人

      一个梦做到了水边。那是村东头的一泓水,清澈,简练,有橹声的节拍,有灯影,船的尾巴潜得很深,一甩,甩出了一条河曲曲折折的魂。
      月亮也在水边,铆足了劲,为不慎湿鞋的人们圆梦。早不见了近水楼台,只有一垛墙的根,正抓住泥滩上那皱巴巴的乡音,死活不放。
      不放是暂时的,而何时死何时活由不得自己。
      这一天,在那一天之后。春像浮莲一样潦草,漾开来的全是小南风精心诠释的哲理,抑或是几只夜莺的叫声。
      远处的老树上有巢。等待一吊麻绳胡乱的晃荡,一杆老秤忽上忽下的翘。

      绿,是梦的颜色。我憧憬着,走过一座桥的前半身——是吴婆桥还是西环桥,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燕子不再追风,因为风很拗很糙。用旅行小车驮书包,也许是全新的创意。车轮的圆滑,终究破不了一个梦的棱,与角。
      布谷鸟何时再歌唱?蜜蜂何时再把一截截童谣插上老屋的泥墙?几桩篱笆一地花,那一个梦开始嘤嘤嗡嗡,书里的故事也免不了嘤嘤嗡嗡。
      寒潮还是来了。半夜梦,半夜风,梦被风撵着,一路跌跌撞撞。一串脚步声走丢了,我蹲在一条河的下游,盥洗着一鬓白发。
      白发的下方,有我儿时的一颗痣,黑的。
     (2017-02-19 20:45)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