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诗在左,石淙蚕花文化园在右(组章之5)  

2017-11-07 13:59:10|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人

之5. 喊一声“亲水廊”

        用方言,深情地喊一声,把陈家漾,连同两氽小渔舟,渔舟上的一披蓑衣一顶斗笠,一起喊醒。
        习惯了仰视雨后的彩虹,左一桩,右一桩,牵住蝉声里那一个玲珑的黄昏。
        几滴蛙声,从漾中央的浮莲上数过来,一五一十,全是梦幻里五花八门的小戏文。

       歌声藏在舞步里。旋转一个世界,走丢近水楼台的那一个月亮。
        少妇一样饱满的夏夜,剥开来,全是风的肌肤,花的骨架,一派挠痒痒般的节奏,与情调。
        摊开去又卷拢来的风景,掂一掂,木质的脚步声里嵌着水灵灵的回眸,三步并作二步走,夜近了。

        近在咫尺。南风中的喷泉梦呓里的雾,在一抹喊声里眯起了眼,东眨西眨,惹一贯金鲤跟着舞曲戗漩涡。
        跃起。折回来的月亮被撞成一泼碎银。我的喊声够乡土,而又波光粼粼。
        此刻。一条傍水的栈道,在恋人的拥吻里蜷成了一个月做的梦。梦里,石臼里的大景观软了,浮莲里的小视角也软了。

        在心与心的有限撞击中,那水,与星空最近,与笑声最近,与被汗渍涂鸦过的舞姿最近。
        谁说月亮不是抛在半空中的狂欢者?月光的味道,就是水的味道,舀一勺,清澈见底。
        “亲水廊”,亲水亲民。一排桌椅一组伞,靠着的是太平盛世里的风凉话,撑起的是一个回味无穷的天。

        伸手摘一颗星星,打一个长长的水漂,让美好的愿望飞一般滑行。
        穿过一漾清雾,寻找生的手艺,与水的前世今生。时间在人们的不留意处,留下了岁月的勒痕。
        忽然想起,老蚕在结茧时不停地变化着姿势,眼下的动为日后的静,埋下了伏笔。

        养蚕的人,穿梭于桑林而忘却了桑林;念书的人,沉醉于书中而忘却了书;异想天开的人,掉进梦里而忘却了梦;热恋中的人,投入爱里而忘却了爱。
        不见渔翁。月光水岸,在方家漾口拐弯,折来折去的楫声,穿过一座九曲小桥,径直向东而去。
        目光很浅,夜很深。而我,就是从黑里飞出来的一只鸟,飞着飞着,天便亮了。
        (2017-11-02 21:38)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