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诗在左,石淙蚕花文化园在右(组章之6)  

2017-11-21 11:46:50|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人

之6.  百年蚕俗碑祭

        把一个生命刻在石头里,让石头生根。
        百年蚕俗,千年蚕魂。一只无形的“匾”,三垛有形的墙,半包围的结构,开放一个蠕动的世界。
        等待一个蠕动的生命,绿色的憧憬由暗淡趋向明亮:从卵,到幼虫,到蛹化,到羽化,轰轰烈烈的事业,视死如归的担当。
        一枝高大的古桑,模拟着一个距今4000多年的钱山漾遗址,四周桑林里的风声,以及蚕啃噬桑叶的声响。
        从挖掘出的未碳化而呈黄褐色的绢片,泛黄且仍保持一定韧性的丝带丝线中,生动有序地展现古代太湖南岸盛大的蚕事,需要大智慧。  
        抽象的农舍老墙正面,是形象的养蚕文化,养蚕文化里的田畴桑梓,一年四季,燕舞,与莺歌。 
        不见殷商卜辞中那桑、蚕、丝、帛的象形文字,也不见古代祭祀蚕神的形与声,但此确是世界上最早饲养泌丝昆虫的地方,一个蚕桑丝织的圣地。

        天边挂着五彩缤纷的绸缎,河里布满了洁白如丝的云朵,胸中装一截玉壶冰心的思想。
        一个青石与花岗岩的组合体,一幅传世的族谱——密匝匝的桑林,轻飘飘的春燕,羞嗒嗒的村姑,从春里走出来,房前屋后春光乍现,漏影斑驳。
        两根无形的桅杆,三片有声的帆,视角撇入地平线,风雨兼程,东渡,东渡。
        此处。用另一种写法,插叙,白描,几片叶,一根丝,海洋,陆地,日出与日落,再把最光鲜的一面,比如,桑葚的红润,黄莺的叫声,比如,遍地罗绮者的脚步声,呈现给了世人。
        在日光的背面,桑牛正展示一对老钳的伤痕,毛虫正恣肆地涂鸦生与死的执着,用桑丁捆绑桑丁的痛,还有茅屋,老墙,一个通边的窗。
        眼前是古老的蚕具,比如蚕代,蚕匾,蚕凳,比如塔叉,叶礅,切叶刀等;身后,缫丝、织布、染色的场所,由柳丝竹筱农宅的作陪衬,原始的氛围里,折叠起自然、流畅的韵味。
        从一颗茧里抽出来,抽出时间,抽出一把桑剪的痛,蠕动的风景,载舟覆舟的江山,一段休眠蜕皮,再休眠再脱皮,直至化蛹为蝶的祭文:辛勤得茧不盈筐,灯下缫丝恨更长,着处不知来处苦,但贪衣上绣鸳鸯。
   (2017-11-20 19:30)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