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小日子的两头,还弯着——诗说双中毕业40周年(散文诗)  

2016-04-20 10:59:37|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日子的两头,还弯着——诗说双中毕业40周年

文/路人

 

1

时间破了。河水倒流四十年。

脚步声搭起一座座老掉牙的石桥。蛙声消失在你我的消失里,柳絮飘过一条河与一只船的执着,与无奈。

 一根小扁担挂在记忆的皱褶里,小日子的两头还弯着。眼睛欺骗了你,直觉误导了我。母亲的敲门声依然很轻,很轻。

 四十年前。我暗恋你,一枝桃花,花瓣上那两只野蜂,一雄,一雌。

 四十年后,我把桃花的红,野蜂蜇出的痛与嗡嗡声,全还给了生锈的田野,还给了田野里那一吊狗尾巴草,只留下你,你的酒窝,媚眼,和刘海。

 

 2

 前门一堆翠芭蕉,后巷一棵苦楝树。中间一根藤蔓上,挂着五十四只瓜。

 一根藤上的蚂蚱。

 风吹藤晃。你在晃,我在晃,月光在晃,剪刀娘的叫声在晃,熄灯的钟声也在晃。

 一个梦,开始在另一个梦里发芽。

 月亮从裤裆下钻过,夜莺的叫声比乌鸦的叫声还黑。 蝴蝶飞来了,我放下渔杆不再钓鱼;蜻蜓飞来了,你回头修补渔桶上那一块短板。

 岁月青葱。

 一河清水从一个缺口倒流,连同,横在眼眸里的那一叶小舟。      

 有船,橹就活;有梦,夜便短。

 太阳从露珠里爬出来,一味地给晨风穿小鞋。长跑长痛,短跑短痛,长痛不如短痛。

 一只池塘照出了我的脚步声,垂柳的影,影里的歌声,歌声里你的小蛮腰,小蛮腰里的故事,故事里的卿卿我我。

 

 3

把“姐妹桥”的斑驳剥开来,把绫绢的艳丽剥开来,把桔红糕的秉性剥开来,把羽毛球飞舞的走向剥来来,一并晾在运河的味觉上,任凭风吹雨打。

 联想。一而再,再而三。油条蘸酱油的味道,油汆蚕头瓣的味道,豆瓣酱炖猪油渣的味道,萧山萝卜干的味道,饭瓜圆子赤豆粽子番薯芋艿甏里菜的味道。

 韦老师那“上八府”口音的味道,板书像用直尺画过一样平的味道.......

 这,全是忘不了的好味道。

 

 4

一团乱麻。此处不说《第二次握手》,《青春万岁》,《牛虻》与《飘》,不说《岳阳楼记》《醉翁亭记》,也不说排列组合三角函数无机化学力学热学电学光学与“英狗理虚”。更不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里只说苕南的蛙声与稻香,莫蓉新开的小河与河滩上留下的滑,以及石淙的白大卦与老机床。

只说锄头铁耙,勾绳扁担,平田插秧,收割脱粒,开河挑土,只说包伤口打点滴学护理,只说车床刨床钻床游标卡尺金刚钻。

生活即教育。

劳动铸人格,炼人生,长智慧。

一个理,认着认着,直了,又歪了。

一条道,走着走着,黑了,又亮了。

你我,一班人,活着活着,老了,又嫩了,年轻了。

(写于2016-04-19)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