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应征散文诗年选】 裁剪时间的思绪是白的(散文诗五章)  

2016-11-18 13:24:56|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应征散文诗年选】
裁剪时间的思绪是白的(散文诗五章)
/柳思人

      ◎雪篱笆

       一场雪摸黑赶来,把田野的静,悄悄地还给了田野。半夜的风走丢了,带走一截尚未做完的梦;一串犬吠声走丢了,留下一串似梦非梦的脚印。
     雪做的脚印,走向白的尽头,时间的边缘,深了浅浅了又深。炊烟袅袅,我种下一眼一眼的思考,在思考的拐角处,拾起自己的影子洗了又洗。
    几庹泥墙一凹网,半扇柴门四个桩,雪一样干净,一样理直气壮。篱笆还是那一个篱笆,雪却换上了一款春装,诗一样的派头,试图挖掘灵动、鲜活的意象。
    雪做的篱笆,雪做的阳光。
    几只麻雀,跳上跳下,数着篱笆眼里的家珍。一垄垄准备越冬的故事,用鸟语一样通顺的语法、雪花一样生动的修辞,撰写故事里被夜反刍的情节,让青菜、萝卜、豌豆、韭菜、小葱、大蒜,以及麻雀的喳喳声,母亲的絮叨声,在阳光下全做了陪衬,偌大的排场,得赶早缝补一个圆满的结局。
    妻的针线活不靠谱,硬是把一篱笆的雪裁出了血,还有韭菜那一茬一茬的心思。
    太阳往蓝天攀着,一味地攀着,在雪的注视下横过天际。出村的路开始清晰,脚步笔直,小日子憋得通红,闹哄哄的生活,看着带劲。
    黄昏,被远山收拾得像一个黄昏。风回来了,那一串犬吠声也回来了,唯独那一截梦被插在夕阳里,等来年在一浪一浪的稻香里,长出一片蛙声。
2014-01-19

      ◎时间这把刀

    老屋真的老了。一条巷子,从上了年纪的时间里走出来,步子比目光直。
    把多余的念头缠起来,一心一意地跟时间过日子,石臼一样安稳。
    巷子口的老石,儿女一样都去了城里,脚板敲出的声响,像一个个布钮扣钉在一条大襟衣裳上。心有灵犀一点通。泥墙也有斑驳的生命。
    爬山虎老在寒风里。一墙枯黄不是春天。
    有过翠绿的时候,路过的燕子瞥了一眼。这齐展展的叶片是春天描绘的,那些生命的骨架,那些时间的叶脉,是母亲你用尖尖的目光绣上去的。人生是一片叶,更是一朵花。
    一垛泥墙活了。一窗月亮活了。一盏煤油灯活了。一簸箕针线活活了。
    蜜蜂在一个早晨醒来。金黄的日子越洗越新,越晒越香,越捣腾越鲜亮。
    阳光很饱满。一双桃花眼藏着粼粼春光,一波一波的故事,读不完。
    年轻真好。半个裁缝一把剪刀,为村上人裁缝一个春天一个太阳,裁缝春天里的一条小河两岸的鸡鸣声,裁缝小河里那一叶渔舟一挂渔网一个游来游去的月亮。
    把时间的边角料剪下来,给春天做一个百合花书包吧……
       如今,你八十八岁了,比老屋还要老好几楞瓦片,好几吊冰棱。
    时间是一块大磨石,一头白发,磨啊磨。
    时间是一把刀,削了冬天削春天,削了月亮削太阳,一截,一截。
    (2014-02-07

    ◎春,到墓地的距离——祭父亲

    春到墓地的距离,就是一只野鸡起飞时的尖叫声到一滩蔷薇花的距离。
蔷薇以剥开从头到脚的绿为代价,守住了墓地里那一片静。
花是白的,养花的时间是白,裁剪时间的思绪是白的。
清明,晒干了杜牧的诗句。
牧童从一首诗里走出来,转身坐进了一朵桃花里,一五一十地耍笛。
思念隔着一条河。一截渔簖,截住了一氽白云,春水磨蹭着波澜:河的对岸也是春天吗?
蜜蜂依然嗡嗡着,油菜花的黄已悄悄退到墓碑之后,转眼又一瓣一瓣地凋零。
生与死仅隔一枝花一片叶。春风摇曳,春雨婆娑,花记得开在花中,叶不忘落在叶下。
花与叶青梅竹马,在日晒雨淋里走向生命的尽头。一种信念,在墓志铭里前仆后继。
我从杏花村赶来,没有带酒。
生活就是一坛酒。一粒酒丸能掺十斤谗言,一顶箬帽竟挡不住一滴漏。
梦里的药引子太长。
万年青开始发馊,在开满桃花的坟头。人死不能复生,所以,活着时你堂堂正正做人。
生前在晨曦里开一片鱼池,死后在夕阳里养几滴蛙声。
一条河与一只船泊在写你的碑文里。船上那支橹,长跪不起;船下那条河,川流不息。
生活还得继续。分分秒秒,日日夜夜,一年,又一年。
一纸日历一朵花。翻过去。或红。或黄。或紫。或白。
2014-04-05 清明)

◎春天是姑娘们的

春摸到窗口的时候,一枝迎春还横在梦里。
风拂过。去年出门的燕子,已在柳丝的浅绿里觅到了回家的路,剪不断的相思里,已悄然折叠起乡下老屋的感觉。
不见了蓑衣,不见了斗笠。雨,如牛毛,一根筋地丝丝缕缕。
 嫩脚丫,早忘了雨揉老泥的滑腻。白头翁的叫声,一味地和稀泥,东一簇西一簇,心眼比雪松的针叶细。
把各种花都喊出来,按时间的姓氏排成队,不顾家长里短首尾呼应,只求三眼一板姹紫嫣红。
春意开始传染。
把跟冬一样厚的毛呢短裤翻出来,把与雪花粉一样白嫩的肚脐翻出来,把珍藏了一冬的美腿翻出来,把春天的回头率也翻出来,让油菜花一眸一眸地瞅。
此黄撵着彼黄,气喘吁吁,一泓春水开始走光。
小南风裹起一款初开的情窦,花骨朵一样的气质,撩拨茶花之上的一苞苞心事。
春,被姑娘们搂在怀里,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了又亲,吻了还吻。
无人嫉妒。
占点光吧,就一丁点。那些花们自愧不如,在一个黄昏出口处,另辟蹊径。
不见石榴裙,只闻桃花溪。花,还是那些花,土生土长,一瓣瓣全开在了姑娘们长长的睫毛上。
春,一眨一眨。笑声荡漾。
把心窗打开,让一双紫燕飞进来,在“长三角”的栋梁上筑一个巢。
一嘴一嘴的春泥,似花。
折一截阳光,插在姑娘们的心坎上,日浇一担鸟语,夜灌十里花香。
自由自在地生长。春,在四月的笑声里发芽,左一埂,右一埂,绿色的思想,五叶藤一样长。
2014-04-18

◎读雨

光着脚走来,从一朵云蹦到另一朵云,雨的步子很宽。
一片风就是一氽渡船,横在雨的眼眸里。
对岸是春。
花开在路边。雨的脚丫儿踩在花瓣上,叫几只野蜂挠啊挠,滴不尽的性感,与私情。
一条彩虹披露了雨的一段感情,清澈,纯正。
花前花后的誓言,被那一场雨打湿,思念坐在一个水漂上滑行。

雨是有形的。
落在一条河里,橹声是弯的;落在池塘里,鱼儿跃出水面的的影子是圆的;落在一首情歌里,相思就会很长。
雨是有色的。沾在草上是绿的,印在花上是红的黄的抑或是紫的,渗在阳光里是金色的。
雨也是有声的。走在桑地里是蚕儿啃叶的声音,滴在遮阳布上那是木鱼敲打的情景。
树很静,鸟儿飞过的路径也很静。
雨挂在了电线上,与一排燕子眉来眼去。

春雨一双嫩脚板,踢起蛙声点点;夏雨一副好身段,撩动荷花一片;秋雨如烟,时浓时淡,思绪万千;冬雨熬成了雪的脚印,拾级而上,一往情深。 
一季一季走来,雨老成了山里的核桃。
雨锈了,风钝了。寻一块老石磨时间。夜越磨越黑,晨越擦越亮。
雨,端出大智慧;风,裹着小聪明。
这干净的日子,跟炊烟一起拔节,开花,抽穗。雨翻出自己的历史,让风细细地读,一页阴,一页晴,一页晴转多云。
2014-07-03

 
作者简介:
    柳思人,本名陆顺发,男,195811月生,浙江湖州人,本科学历,小学语文高级教师,中共党员。2010年以来,陆续有散文、诗歌、散文诗等,散发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大别山诗刊》、《营口晚报》、《核桃源》、《诗潮》、《南风志》等纸媒。

                                              

姓名:陆顺发(笔名柳思人)
邮编:313015
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石淙镇石淙学校
电话:13706725799
QQ1219755039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