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浙中,山涧里那些石头,水,蝉声,及其他(之二)(散文诗组章)  

2016-11-16 22:06:08|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与鼎湖峰干杯

图文/陆顺发


IMG_20160720_092608.jpg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2. 与鼎湖峰干杯

图文/陆顺发 


    太阳爬上鼎湖峰顶时,我在“仰止亭”前留下了一掠瘦影,似一片叶,叶上的蝉声,蝉声里的风。

    蝉是水乡的老蝉,风是山涧的清风。看不见的鼎湖,道不尽的峰。

    谁说世上最小的湖在缙云?要比就比最大的,最高的,最长的,比如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比如珠穆朗玛峰,比如京杭大运河。

    十二平方,四十厘米深。这分明是神仙斟酒的器皿。

    都说,绿谷仙都仙谷绿,清潭石笋石潭清。而我,却在一纸回文里逡巡。

    都说,亿万年混沌期止于盤古,五千载文明史始自轩辕。而我,还行走在混沌与文明的途中。

    一眼懵懂。


    湖在上,峰在上,云在上,蝉声在上,唯独游人在下。

    一顶伞撑起半边天,一罐酒醺醒世间人。

    缆车是以前坐过的缆车,风是昨夜作秀的风。风过车晃:蓝天在晃,白云在晃,盤石在晃,涧水在晃,鸣蝉在晃,你在晃,我在晃,人心在晃。

    人心晃,世界晃。此时,我不仅仅是恐高。

    睁开第三只眼睛,一瞥,一睨,一眺,见轩辕祠里的钟声,拐了一道弯,奔我而来:不许拍照!神可以拍人,人哪能拍神?

    强者即理。这个中道理,就像顶针硬顶引线的屁股一样简单。

    脚下全是梵音里的绿,比如寺院,比如禅杖,袈裟,经文,与香火。


    诗里的松涛声趋于对仗。

    正如,有史以来四海同承黄帝德,乘龙而后群山共仰鼎湖峰。

    站在观景台上。这峰竟矮了一大截,先前那种盖世的气势不见了。风大起来,视野也大起来,唯独心眼很小。

    南宋诗人王十朋有诗云:“皇都归客入仙都,厌看西湖看鼎湖。”可鼎湖在哪儿呢?

    导游说,鼎湖在鼎湖峰顶;我说,鼎湖在石头的心脏里,在水的血液里,在蝉声的曲调里,在我举起的酒杯里。

    “干杯,鼎湖峰!”一杯酒入肚,世界竟翻了过来:此时,湖在下,峰在下,云在下,蝉声也在下,唯独我在上。

    在上也好,在下也罢,不同的角度,就会有不同的风景。

    (2016-07-25 10:16)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