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你这个左撇子(外一章)(原创)  

2015-04-04 09:48:58|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人

    从小石桥到马家角的那棵老榆树下,正好三百六十五步。
    从那棵老榆树返回到小石桥却变成了四百一十五步。
    这多出的五十步里所发生的故事,除了你我,只有那个兔唇月亮知道。
    夜鸟的叫声很甜,剪刀娘的嘴巴很花。
    月亮,还是照在左手上。
    夜,撩起了透视装。

    一弯镰刀,把几埂油菜割出了血。左撇子的秉性。
    南风吹来。那些花花草草,连同你我,都手拉着手往阳光里倒。
    青涩的夏季,长满缠绵的蛙声。
    田野里的倒装句语法有点乱,像鸟雀在啄食散落于地的谷子。
    爱,饥一顿饱一顿。
    你把我对你的爱放在离水一庹的地方。想不到,那把桨转眼氽走了。

    吃飞禽非得吃左翅左腿左爪,你这个左撇子!
    昨夜的嘀咕很瘦。
    蜻蜓点水,莲荷举苞,一岸痴心修葺半池涟漪。弄丢了蝉声。
    风,撩起夏的衣角。
    一粒鸟语滚下来。滴湿,一个乌篷,一欸乃橹声。
    船,晃了晃。我心里的那一块石头,开始下沉。  
    (2015-03-29 22:08)


呼吸科

    为了争一口气,楼下的公鸡准时啼鸣。
    二十楼上的窗开得再挺,也只是一条探不出头的缝。空间狭窄,呼吸狭窄,小日子也变得狭窄。
    身边的病榻似乎都感染了咳嗽——气吞山河的咳嗽。
    一口气的距离很短,生死之间的距离很短,江山与美女之间的眺望也很短。
    人们在“好死”与“烂活”之间争吵了上千年。
    这里,闻不到油菜花的芳香,蜜蜂的嗡嗡声,白云塘一呼一吸的橹声。
    一夫把关的隘口。要命的气管镜。
    一叶白帆误入马六甲。
    把住了呼吸,就把住了一个人的命脉,把住了一个世界的命脉。
    没有奢望。只想轻松呼吸每一天,只想在一呼一吸的间隙里感恩生活感恩亲情感恩自然的点点滴滴。
    钱不值钱。人不像人。五号楼长出了一只隐隐作痛的肺。
    转入靶向治疗。善意的谎言绽放一枝花。
    扶老人离开呼吸科时,我又一次屏住了呼吸:春,正在塌下来,塌下来。
    (2015-03-30 20:12)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