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我,用一首诗的爪,剥开了剡溪与一堂课的走向(散文诗)  

2015-12-25 16:27:13|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人


      初到嵊州。夜闻剡溪水声,诗意潺潺,如蘸曹娥江影,黑了,碎了,活了。
      嫩豆腐,老豆腐,麻辣豆腐,全是豆腐西施磨出来的好豆腐。
      豆腐里无骨头。一席话,十年书。
      借一杆笔。我以一张纸的白,堆积起文字里的黑;又用文字里的黑,折叠着一张纸的白。
      仅此而已。一个梦坐起,在当夜,在黑白之间。
 
      把谢灵运的山水诗剥开来,把王羲之的《兰亭序》剥开来,把马寅初的人口理论剖开来,把袁雪芬的《祥林嫂》也剥开来,一并晾在剡溪的味觉上。
      随想。一而再,再而三。香榧的味道,腐乳的味道,龙井的味道,麻糍的味道,炖鸭的味道糟鸡的味道榨面的味道。还有,浙派名师的味道。
      众口难调啊!
      水开始奔放,土不再固执,人继而勃发。水土服,人焉能不服?
      吴方言有一句“紧够足一”的成语。我,一不小心给收藏了。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都说,东南山水越为最,越地风光剡为先。
      都说,千万种精神总是奉献,第一等好事无疑读书。
      都说,白岩松说事是《白说》。
      一座钟灵毓秀的城市。三江,鹿山,剡湖,浦口,街道是像模像样的街道,姑娘是有模有样的姑娘,作派是大模大样的作派。
 
      世界很另类。
      一眨眼的功夫,剔臃肿弃累赘,以“微”为时尚:什么微信,微课,微诗,微乳,微小说,微电影......
      走出去。一堂课打了个喷嚏,整个教育界感冒了。
      从善如流。
      掌声以外是智慧,规矩之内见方圆。
      无虾。有鱼。剡溪的水,还在静静地流淌。月亮在河中,我在月亮之上。
     
      划小楫,随大流。向东。剡溪呀,你不弄潮,谁弄潮?
      小老师,大学生;小课改,大智慧。
      说嫩老也嫩,说老嫩也老。一言九鼎!
      绕不开的未庄。绕不开的乌篷船,乌毡帽,会稽山,南瓜饼,茴香豆,以及阿Q梦乡里颠簸着的归程。
      忽然想起了鲁迅,与他《秋夜》里噜苏的文字——在我的后院,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不是误读,是回味,是感悟。
    (草于2015-12-15夜,改于12-25  圣诞节)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