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绕不开的吴方言(外一章)  

2015-01-24 12:46:50|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

 

    从一根丝上抽出来。抽出春蚕的牙齿,桑叶的血脉,桑剪夹角里的痛。

    从一坨褐色的泥巴上锄出来。锄出大豆芽的浅黄,豆与豆萁的噼啪声,热锅上的一团蚂蚁。

    从菱花里泛出来的对白,菱角一样尖。

    从青、草、鲢、鳙四大家鱼的慵懒中剖出来,一绑一绑的歇后语,比橹声含蓄。

    雨后的蛙声,分不清平舌音与翘舌音。

    墙角的蛛网,早习惯了发散思维。

    窗内的老磨窗外的臼,隔墙碰石头。石头剪刀布的招数,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就算上了年纪的话,也从不拄拐杖。

    鱼杆上钓出的语法,遗忘在一场雪里。风中不藏钩,话里准带刺。  

    秤杆上的《何典》,挂不住花言巧语。生活就是源头活水。

    一只蜻蜓从头顶飞过。小荷在一池清水里起涟漪:长远不见了,饭吃了哇?

    我,面向太湖,摆摆手:百坦!

 

 

阉鸡匠札记

 

    一把竹椅,在阳光里坐成了一尊雕塑。一并成为雕塑的,还有桥头那棵老樟树。

    半截泥墙,挡不住一笼芦花鸡的叫声。

    黎明等在村外。

    一种信仰被阉割。古老的更声瘪了,长夜的黑瘪了,东方的鱼肚白也瘪了。

    把公鸡的打鸣声泡起来,把打鸣声的早茶泡起来。

    晨曦飘香,一埂油菜秧在雾里梳妆。

    东窗事发。一刀下去,故事情节割出了血,刀锋上残留的缝隙无须再缝补。

    老铁一样的雄激素。尼龙网一样的无聊。丝钩一样的义无反顾。

    一把羽毛就是一把蔑视,粘得住粘不住那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外的故事。

    翅膀硬了,风却软了。

    围观者散了,我的心神却聚了——

    阉割了黎明,世界还能走出黑暗吗?

(2015-01-24 1157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