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刊发于《月亮诗刊》201404 总第五期上的两首散文诗  

2014-10-19 23:42:33|  分类: 纸媒(或网刊)发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撑船到柳思(外一章)

/柳思人

 

    灵动的水乡。一河。一桥。一香樟。

    春,撑着船回来,阿哥的恋情直了歪歪了又直。

    思念开始靠岸。

    那一湾泥滩,被船吻了又吻,鸟语里的小南风,来不及躲闪,阿妹搁浅在心窝里的羞涩,比一缆绳水滴还丰盈。

    折一截阳光,支起一箬小窗,窥探。船一晃一晃。

    让燕影里的垂柳挂下来,让垂柳里的春风挂下来,让春风里的橹声挂下来,一路摇啊摇。

    一只船,在一条瘦河里养大;一个嗡嗡叫的猛子,在桃花的媚眼里起了浪花。

    春有多深爱就有多深。那条河识水性,河里的船识水性,船里的笑声也识水性。

    春,坐在东岸的茶花里,看你在西岸的枝头梳妆,绿一片,红一片。

    点篙。我心中的满船“嗖”地出了桥门。柳思吃水很深。

 

 

六月,把忙碌叠成了垛

 

    六月头的桑地有点乱,农人的脚步声也有点乱。

    左一堆蚕屎,右一堆桑丁,前一堆油菜梗,后一堆蚕豆茎。乱有乱的滋味。

    野性的美自在人心。

    一眼接一眼的桑地,全被剪去了桑叶。很难想像,这么多的绿,竟在掰指头掐指头的间隙,被蚕食一空。

    世界变了样。

    风知道,从桑地里飞出来的那一窝白头翁也知道。

 

    绿色有声。风走过的声音,白头翁卖萌的声音,地铺里老蚕啃叶的声音,像极了一阵风放牧一场雨。

    闷雷,还是睡过了头。

    桑拳开始秀肌肉,左一下,右一下。

    岁月斑驳。夜被桑枝上的蛀虫钻了一个个的孔,月光有点拮据。

    生活磨成了一堆蛀屎,散落一地。一只蚂蚁,扛起了蜻蜓的一片翅羽,绕道而去。

    东边日出西边雨,有晴无晴,那是天注定。

 

    日子再次栽入一块老地里。浇水,施肥,锄草。

    拔节。抽穗。挂果。

    一场蚕事五彩斑斓。隔年开花,几树枇杷染黄了半个夏天。

    夕阳斜照。黄昏被拉长,庄稼人劳作的时间被拉长,一天掰作两天用,活计还是落下一大截。

    把头蚕茧卖了,把老蚕豆晒了,把油菜籽榨了,把田畈里的忙碌叠成垛,让六月歇下来喘一口气。

    夏,架起一管老烟,“吧嗒”一帘夜幕,一串狗的叫声。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