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刊于《营口诗歌》2期网刊的一首散文诗:《水田谣》  

2014-08-08 22:46:13|  分类: 纸媒(或网刊)发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田谣(散文诗)
文/柳思人

    拖拉机一啪啪,水田便醒了。
    几只麻雀在泥巴上跳来跳去,转瞬把六月啄开了一条缝。
    农人习惯了见缝插针。
    蚯蚓不识水性。
    生前犁泥,死后作肥。
    蜻蜓戗风,燕子低飞。翅羽到黄昏的距离很短,一句农谚的距离却足够长。

    渠很直,水的流向很直,庄稼人的性子也很直。
    殊不知,有人把“渠成水到”说成了“水到渠成”,一错就是几千年。
    有渠才有水,有水才是田,有田就有粮,有粮心不慌。
    在心里犁一亩三分水田。
    一锹掘开一个疙瘩,让水通达;一耙拖动几片心思,叫谷发芽。
    布谷鸟忘了时令,此处无声。

    五月的裤管,挽过了六月的膝盖,一块水田在老脚板上打滑。
    一步之遥,南风追赶着南风。
    没有蛙声,也没有虫鸣。夏,缺少了一个明确的主题。
    那个稻草人早卷入了一场风波:喳喳着,麻雀吃谷也吃虫。
    一趟浑水,等待在稻花香里澄清。
   谁愿意看到,倒下的是稻子,站着的却是稗草?
(2014-06-02 22:10)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