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窗外,那一只街灯(散文诗)(原创)  

2014-07-25 09:01:14|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

 

    一条街道在窗口躺了十多年,南来北往的喇叭声也躺了十多年。

    直挺挺。洒水车被收拾得越来越像洒水车了。

    我的心里全是湿漉漉的音乐。

    那一只街灯,藏在一棵树里,用第三只眼睛斜睨黑白分明的世界,城府很深。

    旁边那个甘蔗摊,总是起早贪黑,动辄把长长的日子刨成几截,拿最好最甜的一截示人。

    街灯也在讨生活。

 

    天黑下来,灯亮起来。夜挖了一个坑,把自己的影子给埋了。

    死者为大。

    日子还得从头开始。掌勺的赶去敲夜市;怀揣金刚钻的,还得揽点瓷器活。

    坏叶一层一层剥开来,终会有好菜。实实在在的日子得实实在在地过,那一只街灯无意涂鸦夜的破绽。

    小镇的阅历里没有穿比基尼美眉的烂泥战。弄脏一片月光,夜色无法换洗。

    一车生活一车垃圾,灯光越洗越白。

 

    几只虫子在灯影里飞窜,把好端端的夜折成了对半。寒山寺远在太湖东岸,钟声依旧,客船不再。

    天怪热,老蝉鸣乱了生物钟。稀疏的蝉声,追着下班女工滴汗的铃声,急匆匆回家。

    没有风。夜不穿假胸T恤,“麦德姆”台风还懒在海边,离七月的乳沟很远。

    夜幕下,一碗薄粥的距离,影子一样拉长。

    再爽的冷水澡,也冲不掉夜的黑、灯的白、人心的虚无。

    黎明渐近。两只麻雀还在我的梦里,跳上,跳下。

2014-07-24 2118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