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刊于《核桃源》2014年4期(总第8期)的散文诗:《油菜花啊,油菜花》  

2014-07-23 06:08:02|  分类: 纸媒(或网刊)发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油菜花啊,油菜花(散文诗)

/柳思人

 

    1

     油菜花,黄到了三月的风尖上。

    那种黄是养眼的黄,是黄昏里青蛙喊出来的黄。那种黄一旦陷进了瞳仁里你休想拔出来。春,根深蒂固地无奈,彻头彻尾的铺张。

    拔不出来就留着,等她一亩一亩地声张正义,再一茬一茬地息事宁人。

    水乡菱湖,养在水里,养在淡水鱼的眼眸里,养在油菜花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你一眨一眨,我一眨一眨。

    鱼池是田畈的眼睛。左一汪右一汪,说不尽的春风得意,道不完的脉脉含情。

    一眼深过一眼。四周的塘埂、田间、地头,都挤满了油菜花——这些花仙子呀,青春靓丽,一畦一畦地艳,艳到嘴唇边;一垄一垄地香,香到腋窝里。

    等远处的炊烟一转身,蜜蜂这菜花眼里的宠儿便满世界的撞。

 

   2

     油菜花的黄是蜜蜂们不小心撞出来的。

    行走在田间地头。那些嗡嗡的小精灵们竟把我写春的那一首诗,当作了一枝油菜花,左一嗡嗡右一嗡嗡,差点没撞进我的诗眼里。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塘滩头传来了几“咕咕”蛙声,小南风一样的慢条斯理,布谷鸟一样的有声有色。

    时间不等人。

    蜜蜂们把嗡嗡声大尺度摊开来,再一次一楞一楞尽情地晾晒,不肯浪费一缕阳光。

    今夜。蜜蜂睡在月亮的下铺,睡在花仙子的里床。那是落日与晨曦的距离,是一个梦的距离。

    三月,把一夜缠绵折成两截,一截露珠一样的性感,一截月光一样的妩媚。

 

   3

     熬了一夜。油菜花还是那样黄,还是那样叫人挠心的痒。

    雾很轻。菜花养在雾气里的鲜嫩,胜过了野鸭子求偶时的叫声,一波一波的憧憬,剖开了晨曦里朦胧的眼。太阳爬到一杆高的时候,油菜花的心思也爬到了一杆高。

    还不到孕鲫戗游菜花水的季节,可柳思姑娘的心早在“噼噼啪啪”的水声里氽。一场苦恋快走到了尽头,等喜鹊一喳喳,那顶鲜亮的花轿定会从金色的海洋里,崭露头角。

    田野,开始张灯结彩。

    金黄是主色调。一春富贵一春喜,横向到边的风和日丽,纵向到底的光彩照人。

    油菜花啊,油菜花!你是金色的海洋,我是泊在你浅滩的一叶小舟,清晨划出去,傍晚划回来。

    一楫,一楫。

    2014-03-30 2120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