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丝之魂(散文诗)(原创)  

2014-06-22 09:46:02|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


    蜈蚣簇至茧灶的距离很短,这是生到死的距离,仅隔一枝鲜花,一片烛影。

    春用几轱辘脚步声丈量了一场蚕的誓言,丈量了蚕农磨出血泡的手掌。

    “上山”不是打游击,而是赴死之前的一次重大历练。

    二十来天的跋涉,仅凭一只小嘴,把白天啃黑,又把黑夜嚼白,在黑与白之间,蚕寻找着生命的意义。

    一心一意,左右逢源。

    扯一根二千余米的长丝,把自己缚起来,让思想在孤独中拉锯。

   

    茧灶到缫丝机的距离很长,这是死后重生的一次约会。

    潮起潮落三千年,你竟在一根纤细的蚕丝上开辟出通往西方的路。

    丝丝入扣,乱不得。揉乱一团蚕丝,就是揉乱一种信仰,一个缤纷世界。

    蚕茧蒸熟了,作茧自缚的思想蒸熟了,鱼肚白里的朝霞也蒸熟了。

    一轮红日喷薄而出。

    灵魂再次升华。一轴一轴的语言,全是“蚕宝宝”丝腺里分泌出来的白话: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爱为经,情为纬,纺一个卿卿我我的春,让蝴蝶飞进来,让蜻蜓飞进来,让运河里的桨声飞进来。

    一个传说开始在南太湖摆渡。

    含山塔在一截蚕歌里拔高,蚕花娘娘在运河的眼眸里下凡。

    撒一把,蚕花廿四分。你一分我一分,分分是好运。

    一丝一缕,织一个丝绸之府;一池一河,养一个鱼米之乡。

    丝之魂,蚕之心。一个故事来不及化蛹为蛾,另一个故事便破茧而出。

    2014-06-21 2345

   

简介:

       柳思人,本名陆顺发,男,195811月生,小学教师,浙江湖州人。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新诗人》《营口诗歌》《大别山诗刊》等纸媒网刊。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