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冬雷,岁月的皱褶(散文诗)(原创)  

2014-12-02 22:28:04|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人
  
  立冬。小雪。大雪。
  眼下怎么算也不是打雷的季节,可昨夜就是打雷了,大尺度的闪电与劈雷。这自然的早产儿,辈分比小雪大比大雪小。
  雪与雪之间。一场雨从生锈的镰刀上走过,日子如锯。
  在农村,你一味痴迷单干,再有本事也是靠天吃饭。谁都知道再好的裁缝也得量体裁衣,在剪刀的夹角里度日。
  庄稼人的生活流水一样简单,简单得只剩下黑夜与白天。锄头铁耙、钩绳扁担全是直肠子,从不算计出卖力气的人。
  曾听说“六月飘雪”的故事。就算窦娥有冤,癞蛤蟆也无须提早凫水越冬。
  
  一架风车从稻堆旁醒来,不见浓霜打,只见老白米。
  太阳一出来,廊檐下全是包心芥卤焖毛芋艿的味道,一勺辣油一把喷嚏,生活很糯。
  屋后那一棵银杏正落叶纷飞。一只黄鼠狼蹿过来,一眨眼就淹没在鸡的叫声里,过日子得小心提防畜生不如的东西。
  收割之后的土地,布满了岁月的皱褶,农人的脚印在一场雨后长出胚胎。一行大雁南飞去,白云边留下了一道冷峻的伤疤。
  田畈里的各种植物逐渐变黄,我心里的原野还在泛青。河,是大地拉不直的皱纹;船,是河走丢的小鞋。
  这是倒叙。关于冬雷的前生,准是河里的云与船的心跳撞击后发出的声音。不然,夜就不会这么静。
  
  我,和昨夜的雷隔着一个长长的秋天,中间是一把镰刀藏在雷声里的短短的怨言。
  一泓浊水从史书里流出来,与千年的河堤说着话。我从拱宸桥畔回到乡下的小镇,那条运河依然跟在一串驳船之后,甩也甩不掉。
  我借冬雷的灵感写下的诗行,三面环山,中间养着一个浩瀚的太湖。我知道,这雷声就是冬嫁接在雪花的一段格言。雪在雪的北方,雷在雷的南方。
  风,静在自己的静里,阳光一天天旧着,许多白描的影子印出了半新不旧的记忆,为远去的雷声修行。
  在雷声面前,一村犬吠声太老了。在驳船面前,一条运河太短了。
  在运河的身后,有她隋唐以来弯弯的历史。在夜的身后,有我与冬雷笔直的影子。
  (2014-11-3015:15)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