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夏天的风(散文诗三章)(原创)  

2013-05-07 10:09:16|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夏天的风

 

       一层,一层。

       夏天的风,像树们刨出来似的。只要树一动,整个夏天就鲜活起来。那种凉爽、清新的感觉,宋词一样,时而委婉,时而豪放,让人的心痒痒的蠕爬。

       闷热的黄昏,蝉声与蛙声,缠着默默无言的夜。各种树都静静地立着等着,生怕一坐下来,就抓不住风,眼巴巴让它走脱了似的。一堆堆的绿暗下来,背着摸不透的负罪感,渐渐走向夜的深处。

       树头终于动了。人们脸上露出了喜色。风,是树的情人,婀娜多姿,楚楚动人。如果没有风的烘托,树就会显得很憨,很呆滞,很无聊;同样,如果没有树绘声绘色的描摹,风就是来无踪去无影、无心无肺的怪物。

       夏天的树,心思始终很沉;而夏天的风,时轻时重,像在朗读一篇散文,语调抑扬顿挫。

       风渐渐大起来,树很自傲,却又高兴不起来——给夏天的风起个名吧,像春风、秋风一样。

(2013-05-06 12:52)

 

雨后

 

       一场雨,下了大半天,突然被一斗笠布谷鸟的叫声,喊停。

       雨是有生命的。它在一波一波的云层间下种,在一摊一摊的花草中萌芽,在一眼一眼的树梢上拔节,在一泼一泼的鸟语里挂果......

       这是立夏后的第一场雨,扬扬洒洒,风风光光。

       满世界都是湿的,亮的,开心的。小溪里的水,跑着跳着,涌向载夏的河床;对岸,一簇一簇的蔷薇花,在风中甩着刘海,含情脉脉里,风不声不响地软下来。

       风,租住在雨的隔壁,习惯了眉来眼去。

       夏,在孕育一场雨的同时,孕育了彩虹的大气,炊烟的谦卑,雷声的虔诚。月亮,躲在黄昏的后面,等萤火虫提一把灯笼,拾掇一场雨的花边新闻。

       有蛙声在,雨后的夜,不会馊。等待起风,晾一头秀发,让夏飘起来。

(2013-05-06 23:03)

 

两只麻雀

 

        两只麻雀。一左一右,在窗栅栏上啄着晨曦,啄着晨曦里一滴一滴的清静。

       “几点啦?”妻翻了一个身,坐起,用十年来固定不变的一句话,把黎明揉开了一道口子。

       于是,四周的鸟鸣声,便从这个口子里流出来,一天的小生意便从这个口子里流出来,汩汩的。

       妻说,天是被麻雀喳喳亮的,如果麻雀睡过了头,天就会跟我俩一样懒床。

       我,悄悄扯开窗帘。那两只麻雀还在,与晨曦一起翘着尾巴,妻却“飞”走了......

(2013-05-07 10:01)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