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好心情难过星期天(原创)  

2013-04-09 14:27:58|  分类: 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一)

 

    从昨天黄昏开始,天一直在下雨。我的心情也像这雨一样,“淅淅沥沥”的。

    靠在床上,听到窗外呼呼呼的风声和沙沙沙的雨声,我一时也没有了睡意。看电视吧,也分配不好电视频道,我要看“夹七夹八”的新闻,妻子她要看什么韩剧。我说韩剧故事情节讲得太慢,一集只讲一丁点事情,并且重在人物心理刻划,我纳不住这性子,不好看;妻说,慢是慢了点,但刻划心理细腻呀,人与人之间又很客气,很有礼貌的,好看!我跟她讲不清,两人开始“冷战”,她看她的电视,看闭目养我的“神”。期间,没有谈话,没有交流,气氛有点儿“紧张”......

    一集结束,插播广告,妻按习惯还是要漫无目的地选台。偶尔选到中国教育台,让我睨见,便叫:“好,就这个频道!”妻吓了一跳,她以为我半躺着身子睡着了,没想到我却在静静地听,偷偷地看。

    好不容易达成默契——教育台播放的是“福彩助学”类节目,妻子心脏软,非常同情弱势群体,同情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什么贫苦家庭的孩子早当家啊,从小发愤读书啊,后经媒体报道,得到一个好心人的资助,最后成人成材考上什么重点大学啊等等,她最喜欢看了,看到伤心处,还落泪呢。有时电视镜头,拉到了非常偏僻的山沟沟里,孤伶伶的几间破屋,有个孩子在很认真地帮父母干活,或者在摆设简陋的内屋里认真地做功课,每当看到这些,妻子就会说:“这孩子真乖,真懂事,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我呢,自然喜欢这样的节目——你想想,整天钻在孩子堆里磨嘴皮子的人,整天“两点成一线”的教书匠,做梦也跟孩子在一起呢!

    两人开始心平气和地看“福彩助学”这档节目了。有时我们跟着节目里的喜悦而欢笑,或跟节目里的悲伤而落泪,节目牵着我们的心,向前不断推进......

        

                                (二)

 

    睡了个懒觉,上了个“闲”网,吃了顿早饭,然后就打着伞到卫生院打吊针去了。

    今天感冒的人真多。大厅里到处是“咳咳咳咳”的声音;有小孩子在哇啦哇啦地哭喊着,好像没有要停下来的一丝迹象;还有一个外地口音民工模样的人,边吊着盐水边打电话,嗓门特粗,似乎在与对方吵架,声音要比小孩子的哭声大几十倍。打吊针的男男女女老老小小眼睛都瞅着他,好象都在说:“不是打个电话吗,嗓门要这么粗,声音要这么大干吗?”更难受的是,大家都不知道那人是在讲些什么,或吵架,或问贺,或诅咒,或陈芝麻烂事.....一概不知,谁听得懂外地人的方言呢!

    小护士提着盐水瓶走到我椅旁,准备为我扎针。“扎哪儿?”小护士问。“昨天扎的是左手,今天扎右手吧。”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然后抬起右手。小护士扎紧了橡皮管,用酒精棉花在我的右手背上抹了好一会儿,仍不见静脉显露。“这手上全是冻疮,手背有点肿了,今天恐怕难找了。”我看看小护士说。她没有吱声,只是一个劲儿在我的手背上“啪啪”地敲打着,但还是找不到可扎针的静脉。最后,破天荒地在小拇指右上侧把吊针扎了进去。我抬头看吊瓶,盐水开始往下滴,我松了口气,谢天谢地不扎第二针!但是还没等心里感谢完,问题就出现了——由于吊针正扎在关节旁边,我的手一动也不能动。如果小拇指一弯盐水就停止不动了,一滴也滴不下来了。我不动声色,绷直手指,然后把右手藏进了羽绒衫里......

    大厅里似乎比原先安静了许多,大伙儿都在欣赏那韩剧“魔女”什么的;打电话的外地人也安静了下来,小孩子也停止了哭声。我迷迷糊糊想睡觉,但由于大厅里未开空调,气温太低,担心着冷后使感冒“雪上加霜”,所以闭着眼睛静静地“听电视”。

    “你的盐水怎么不滴了?”后面的人在拉我的肩膀。我心里明白是怎么一会事,又绷直了手指,盐水又顺畅了......

    等挂好盐水,已下午3:00多了,天还在下着雨。我用白皙的左手握着铁青的右手,匆匆离开了卫生院,撑起伞径直赶往桥东,为我的手机“加油”去了。

    (2008.12.28)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