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和谐年关记(原创)  

2013-04-09 13:59:05|  分类: 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年关年关,有人过年有人过关。谁过年?我等员工过年。谁过关?带“长”者过关。有人说:有钱就过年,没钱难过关。你想想,各种奖励制度要兑现,各项费用要结算要支付,难哪!就本校而言,好在年终7000元/人一次性奖金按要求及时下拨到位,好在公用经费到位。钱虽不算多,但对校长来说,则是救星。钱到礼到,还得情到。和谐年关,这是总要求。礼难到,情必到;礼若轻,情要重。什么情,即年终慰问——在职教师辛苦了一年,退休教师辛苦了一辈子,过年过节送个情问个安,理所应当。员工与领导相聚在一起,相聚在一所学校,是缘分,是命中注定的。世上事,并非全是“钱”的问题,有好多是“情”的问题。以人为本,“情”到心就热——送去一声问贺,带来万般关爱。慰问人,被人慰问,都是快乐的、幸福的。

 

                       (一)走湖城

 

    1月16日上午10:00,汽车出了校门,驶向湖城。

    今年退休教师年终慰问,分“两着棋”走:一是在湖州城内的老同志,相聚“万家灯火”餐叙;二是住在农村小镇上的老同志于1月18日上午,与全体在职教职工一起在学校食堂共进“年午饭”,一并慰问餐叙。受校长委托,我与老王、老胡三人,坐车赶往湖城,先去走好“第一着棋”。

    一会儿功夫,汽车就出石淙,过重兆,急驶在“湖盐”公路上。30来分钟后,车子进入市区。我们先进住宅小区接林保时老师(83岁)上车,再转道接施利仁老师(84岁)上车,然后到田盛园接莫党权老师(74岁,2007年10月腰椎手术后身体尚未完全恢复)。当我们赶到“万家灯火”,快10:50了。汽车刚停稳,满头银发的徐渭定老师(71岁),就迎上来,说已等了好一会儿。

    酒店大厅在二楼,我们扶年长体弱的老同志进电梯上去,何甫仁老师已等在那儿了。坐定后,服务员笑咪咪地给每人沏上一盅红茶。于是,我们大家一起边品茶边拉家常......

    我们先分发了800元的红包和礼盒,代表学校行政、党支部、工会向退休老同志表示慰问,并通过老同志向各自的家人带去学校的新年问贺。老同志为农村基础教育辛苦了几十年,送出学生一批又一批,可谓桃李满天下。他们说他们什么也不图,只图学校记得他们肯定他们,逢年过节去问个长问个短,他们就开心、快乐。是啊,退休老同志他们曾经奋斗过辉煌过,他们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为农村基础教育所作出的贡献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他们那种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精神,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激励着我等晚辈——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们没有理由不肯定他们,我们没有理由不尊重他们!

    我们共进了午餐,一起分享了交谈带来的快乐!我们为老同志祈福——祈求平安、健康、幸福......

                              

                         (二)再走湖城

 

    1月17日下午1:00,我与城关中队沈志明先生一起坐公交车去湖城,参加在白鹭宾馆召开的“镇农村工作年会”,同时,将被镇领导慰问。公交车要比小车慢几个节拍,车走了1个多小时,到湖城妇保院站台转打的士。那的士司机一肚子不愿意,说他要出城不想进城,因为城内各道口到处堵车等车。我说“白鹭”在红旗路顶梢头,一丁点路程,一下就到了。那司机好像要发脾气似的,嚷嚷道:“你晓得还是我晓得?红旗路堵车,绕道劳动路也不行,要么绕道天煌,你们去不去?”“不去,我们钻在你车里寻开心啊!”我们也没有好口气。一路上,车子“吃”红灯等车子乌龟爬似的......到“白鹭”,出了8元钱的车费。

    虽然我们迟到了半个小时,但会议还未正式开始。各村书记村长、有关事业单位负责人,早已坐定品糖果绿茶,聊天下大事,开开心心说农事,愉愉快快话短长。

    安排各事业单位负责人、支部书记参加“农村工作年会”,是镇上破天荒第一次。应该说,农村义务教育是农村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涉及到“三农”的方方面面,涉及千家万户,理应进一步引起重视。作为学校的代表,能参加这样的会议,自然高兴。一是能够及时了解全镇“三农”形势,明确工作目标和重点;二是拓展了与镇主要领导以及各村、兄弟企事业单位领导沟通交流的平台,及时了解外界对学校工作的评价、意见和建议。正像我们沈校长在去区教育局参加年终会议前对我说的那样:我们不是想吃碗茶喝杯酒,而是希望得到重视和尊重——这是教育的地位问题。

    会议开始后,我们先后认真听取了卫镇长的年终总结报告和朱书记的重要讲话,了解了一年来本镇农村工作所取得的巨大成绩和存在的不足,理清了工作思路,明确了工作目标。会议结束后,镇主要领导与大家共进了晚餐。

    整个活动热烈、祥和而有意义,与会全体同志深受启发和鼓舞,表示将踏实、细致地做好各项工作,为创建和谐社会多做贡献。

 (2009.1.19)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