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我评《锤声》(原创)  

2013-04-09 13:47:02|  分类: 诗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锤声》,我觉得是一首好诗。全诗用写实的笔触,通过对比,细致地刻划了老石匠——“老爸”的执着、坚毅、顽强的性格特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这首诗,开篇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个特写镜头:“壁立千仞,怪石嶙峋”——这“千仞”陡壁之上、“嶙峋”乱石之中,就是主人公的劳动之场所。那里“人迹罕至,鹰飞九天”,可见环境之险恶之荒僻。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人们寻觅主人公的踪影——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幽谷中传来“叮叮当当”的回声,循声而望,见一位老人,不,是一位老石匠、我的“老爸”,正“枯守严寒”,非常机械、非常单调、非常卖力地在锤打,在抗争:铁锤举起、落下,落下、举起,一下、两下......

    接着,诗人毫不遮掩地写出了与“老爸”终身相伴的:“铺路架桥,造房砌坝”时那悠悠的锤声,飞溅的火花,以及回荡再回荡的“叮叮当当”。至此,老人的辛劳、寂寞和孤单,已可见一斑。

    读到这里,人们不禁要问:岁月悠悠,老人最终收获了什么?答曰:老人最终收获的是“漂白了岁月与黑发”,“日子被敲打得坑坑洼洼”,人犹如冰冷的“一尊雕塑”:斧凿刀削般的脸、竖立的白发、机械地举着锤,面向幽谷......

    诗的最后,写“我”对“老爸”和“老爸”对“我”的丝丝“牵挂”。

    诗中,“老爸”的坚守与“我”的逃避,形成鲜明的对比;“怪石嶙峋”的山村与“高楼大厦”的城市,也形成鲜明的对比。两代人,虽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追求,但他们的心是相通的。而两种完全不同的追求,将造就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这就是本诗所引出的值得读者深思和回味的问题。

    总之,在叮叮当当的“锤声”中,一个老石匠的人生追求和高大形象跃然纸上。

 (2009.2.26)

 

附:

        锤声       

    文 / 柳慧昌

 

    壁立千仞/怪石嶙峋/这里/人迹罕至/这里/鹰飞九天/一位老人/枯守严寒/铁锤/举起 落下/落下/举起/火花 飞溅/一路叮叮当当/在阴冷幽静的谷底/回荡 回荡/这/是我老爸/(他也曾想我把祖辈的事业承继)/大大小小的冰冷被凿成各种造型/紧紧包裹着他/如一尊雕塑/他/机械性动作/一下 两下/于是/日子被敲打得坑坑洼洼/锤声 悠悠/终生伴随他/铺路架桥 造房砌坝/悠悠/锤声/漂白了岁月与黑发/漂不白我对未来美好的规划/选择逃避/我走进高楼大厦/却常常想起/石阵中的老爸/斧凿刀削的脸上/是否/写满牵挂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