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好事不怕多磨(原创)  

2013-04-09 10:53:01|  分类: 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昨天下午近四点半光景,妻突然打电话到办公室,说妻姐夫及其亲家公啸江和亲家婆梅琴(本地方言叫“过房亲”,即姨外甥小徐的干爹干妈)要来我家吃晚饭,一并商讨姨外甥小徐的终身大事。一接电话,我慌了手脚,匆匆关了电脑,锁了办公室的门,三步并作两步往家里赶。

    前一天夜晚,妻姐夫曾拨通我的电话,嗡声嗡气地问我周六晚上是否在家是否有空,如果在家有空的话,就叫我一同去参与“牵线行动”——去Y村与小徐女朋友小张的父母进行沟通,说服对方成就一桩美满姻缘。一听这事,我头脑一热,竟不顾自已能否胜任,一口答应了这一“美差”。原说好是到时用车来接我的,但没想到来我家吃晚饭——能来吃饭,当然是好事:可以了解妻姐夫的“底线”,商讨“行动计划”,做到有的放矢,避免走弯路。

    其实,晚饭的小菜,都是妻姐夫上街买来后掼在我家的。一到家,妻已基本准备定档,一摊碟子装了小菜,齐展展放妥了,专等“客人”进门了。妻子主内——在厨房生火做饭、掇锅炒菜;我主外——在客厅备酒沏茶、涤杯洗筷。不一会儿功夫,一辆崭新的小车“嘎”地一声停在了门口,啸江和梅琴笑咪咪上得楼来,“请上座”、“敬香茶”后,大家“闲话少说”,即刻直入“正题”——

    小徐小张从相识到相爱也有很长时日了,但真正确立恋人关系是在去年上半年。那时,两人都在宁波工作,相互帮助,彼此照应,情真意切,形影不离。消息传到双方父母的耳朵里,有喜有忧,喜忧参半——喜的是,一对小恋人山誓海盟,恩恩爱爱,感动天地;忧的是,一方是独子一方是长女,男方爸妈说独子难入赘;女方爸妈说长女不出嫁。大家都知道,恋爱自然是姑娘小伙的事,而成就美事那确是长辈们的事,只要有一方的父母咬紧牙关不松口,那定是“棒打鸳鸯两分离”,“甜甜蜜蜜”转眼就成“悲悲切切”,定会留下终身遗憾。

    据说,年前,小徐第一次去小张家见她爸妈,“叔叔阿姨”相称也没有什么不自然;虽然小徐一时不便挑明来意,但小张爸妈心知肚明:眼前站着的这个小伙子,就是自家宝贝女儿的男朋友。小伙子算不上一表人才,但个子高挑,五官端庄,言行举止也算得体。饭桌上据说气氛有点紧张,几个人眉来眼去不说话,单在肚里作数码;闷声不响吃了饭,一杯热茶端上来,小徐看看小张不知怎么好,如坐针砧心难熬。“小徐,如果你愿倒插门做女婿,我们欢迎你来。”小张她爸要出门了,临行前搁下一句话,“我女儿不可能往外嫁。”这婉转的谢客,让小徐足足难过了好几天......

    我们几个“长辈”在聊着过去的事,谈着今晚的事,说长道短,叽叽喳喳,最后统一了思想:好事不怕多磨!不管怎样,一定要力促这件美事成功——最后可作出让步,底线是“不进不出”。

    酒、菜、饭是简单的。今晚有大事,大家也顾不得这些了,匆匆喝了点酒吃了顿饭后,嘴巴用餐纸一抹,就发车开路了。应小张之邀,小徐今晚是过去吃夜饭的,等我们坐车赶过去,他已经静静地等在了进村的道口了。钻进车,小徐指指点点,车子左拐右拐一路小跑后就到了小张家西墙跟。梅琴把后箱内的礼品,一鼓脑儿提出来,转手交于小徐,让他走在前面,小徐他爸紧跟其后,梅琴啸江走在中间,我这个当姨夫的委曲一点走在末尾。

    小张爸妈见我们进去,很客气地让座、递烟、沏茶。刚坐定,我们显然也有点拘束,尽捡些自己或看到,或听到,或本来熟悉的话题,不着边际的聊着扯着,主题不明确,气氛倒算活跃。好在做干爹的啸江是办厂的,小张他爸爸也是办厂的,虽然前者是饲料厂,后者是家具厂,但同是企业主,“三句不离本行”,自然有相同语言喽。什么厂房场地呀,成本核算呀,资金周转呀,税务稽查呀,成功呀失败呀,挣得到钱呀,挣不到钱呀........话匣一打开,没完没了。那当干妈的梅琴能说会道,说话听声,锣鼓听音,夫唱妇随,有说有笑。而我只是个“三多先生”,即看得多,听得多,想得多——因为“办厂赚钱”这个话题离我的“专业”实在太远了。但有时也不甘心,想用点心思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往今晚的“正题”上绕,比如办厂赚钱为女儿读书啦(因为眼前所涉四个家庭,三家都生女儿)等,可是他们两个“老板”,好像一见如故,天南海北地就是扯厂里的事扯挣钱的事。好吧,反正时间早着呢,我不急,你们抽烟我喝茶!

    眼看“言归正传”的时机到了,外面进来两个朋友,其中一个是电信朋友——说是为小张的工作而来的,特会侃,从电信到移动,从移动到联通,从联通到网通,从网通到铁通,真是“路路通”。出于礼貌,我们“退居二线”,让出“前台”,让他尽情地侃,让他尽情地扯。小张爸爸不停的发烟,小张妈妈不停地洒茶,电信朋友不停地侃不停地扯......

    等电信朋友侃完谈妥后起身离去,墙上的电子钟,已指向八点半了。

    “接下去,我们谈正事了,小张爸爸。”经过短暂地沉静后,啸江终于把话茬引入了正题,“今晚我们过来,想同您来商量小张和小徐俩的大事的,主要是想听听您的意见,同时说说我们的想法。”

    “你们说好了。”小张爸爸很平静,又发了一圈香烟,然后说,“我的意见早就有了,小徐第一次来时,我就讲明了呀,要么来做女婿,否则,这件事成不了。”

    看来,他是一个直性子,虽然听起来还是铁板一块,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策略。

    “小张爸爸妈妈,小张是你们的长女,你们一心想把她留在身边,这自然在情理之中,无可厚非。”我有了机会,顺势插话,“而小徐是独子,按传统也该留在父母身边,这也在情理之中。小张小徐自由恋爱,意投意合,难舍难分,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想方设法把好事‘磨’好,把好事“办”好,让他们开开心心,幸幸福福!”我们几个都紧紧抓住“怎样使两个孩子幸福”这个话题不放,但语气平和,尽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你们不要转弯抹角,说说你们的态度么。”小张爸爸表面上还是有点严肃。

    “要使这对恋人幸福,只有双方各退一步。”啸江审时度势,接过话题,亮出了底线,“‘不来不去’,您看怎么样?”

    “‘不来不去’,成就一桩美事吧!”梅琴跟着附和。

    又是发烟,又是洒茶,接着是沉默。“想想也是,一个独生子叫出门做女婿,做爸妈的也一定不舍得。”小张妈妈自言自语地说。从她这句话中,我们听出了一个母亲的善良和通情达理。

    还是沉默。沉默是金,这是好的兆头,这里有无限的空间......

    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们起身告辞,小张、小张爸妈,一齐送我们出门。小张爸爸骑摩托车去厂里了,小张妈妈最后很客气的送来一句话:“你们来白相!”

    在车里,我们又开始筹划起下一次再来的合适时间......

 (2009.4.19)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