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同样过年别样春(原创)  

2013-04-09 10:11:41|  分类: 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很难评论今年的“春晚”,因为我睡得很早。

    大年三十晚八点后看“春晚”,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成为规矩,水乡小镇是这样,我家也是这样。今年的年夜饭,传统又现代:鸡鸭鱼肉叠千张,一只火锅摆中央,时新蔬菜放一旁,一煲羊肉慢慢尝。一家人用不着太多的问贺,边吃喝边说些开心事那是免不了的。牛年快要过去,虎年即将来临,辛苦了一年,上有老下有小,要说的话当然不少,但一家人心里那点事,不说也明白——小孩子明白,老人明白,我们中间档自然更明白。人说“心有灵犀一点通”,我说“心有灵犀不点亦通”。一个家庭,不图别的,只图平安、和睦、快活。吃过年夜饭,啃过瓜子野葡萄,做过“尊老爱幼事”,照理看“春晚”。一家人欢欢喜喜的:老人早早地进房看节目,女儿早早地占了电脑,我们也关起门来看“春晚”......

    今年的春天来得快,早就有过刺眼的闪电,早就有过震耳的响雷,早就有过搔心的阵雨,只是人们还一厢情愿地把这个世界当作冬天。按传统,正月初一,要起得迟,越迟“蚕花”越旺,虽然这小镇上有不少人家早就不养蚕了,但“睡蚕花”的风俗依然存在。

    “吃颗糖,一年甜到头!”妻起床拿来一颗硬糖塞到我嘴里,还神密地说,“新年,窗外有新的惊喜。”说着她又钻进了暖暖的被窝。

    “什么惊喜?”我在心里猜测着出现新惊喜的各种可能,最后把本该肯定的语气变成了疑问的语气,“天是否下雪啦?”妻笑着问我怎么知道的,我笑着说窗外的世界这么静,是下雪天的那种“静”,还说这是生活经验。其实,我一向不识天气,之所以言中了,是因为在年三十中午我上网查了“气象”。

    睡过八点半,我们还是起了床。此时,出现在我们眼前的,确实是一个大惊喜:大地银装素裹,冰心玉壶,好一个干净、纯真的世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岑参这著名的诗句今天吟诵起来,确实另有一番别样的感受。

    吃过汤团,点响两卷“满地红”,放过六个炮杖后,我就进了校园。

    整个校园全是雪的世界。地上,屋上,树上,所有带坡度的迎风面上都积着白雪,厚厚的,晶莹剔透。

    平视地面,整个操场白皑皑一片,感觉比平时长了许多,也宽了许多;一路走去,脚下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极像是庄稼人肩头那扁担发出的声音,很有节奏,又很有张力;所有的嫩草儿,连同春的气息,全藏了起来,没有了丁点踪影,让人摸不清这到底是冬天还是春天。

    抬头看树,高低错落全变了样。火棘绿篱,上白下墨,一帘一帘围成了方方圆圆的各式图案,把一垅垅一畦畦的绿地勾勒出大概的轮廓;一棵棵棕榈树原本挺拔向上的扇叶,不见了往日里的傲气,全耷拉着头伞似地倒垂着;道路两旁的樟树,被大雪压得“灰头垢面”,树梢往四周斜撑着,仰天张开了一只只“大口”,仿佛要把所有的白雪都吞吃了一般;雪松虽然长得强壮,平伸的枝干也经不着积雪的重压,原本丰满的锥形身材,一下子变成了干瘪的橄榄形状......

    仰望远方,天灰蒙蒙一片,与皑皑白雪缠缠绵绵地拥在一起,小情人似的难舍难分;村庄、田野、河流......被灰、白两种颜色包裹着,硬是把整个世界弄得千般静谧,万般清凉;一双大雁从头顶缓缓飞过,远远地绕了一个大圈后,又重新来到校园的上空,还发出一两声长长的鸣叫声——大概它们也让这白茫茫的世界给弄懵了:这是春天吗?

    回眸眼前,两轮车辙,几行脚印,清晰、曲折地往前延伸着......。沈校长、王老师值班来得早,他们烧好了开水,备好了糖果,还沏来一杯暖茶,送来几声问贺,香喷喷,暖洋洋,甜蜜蜜的——这里有春的气息,这里有家的感觉。

    刚坐定,沈校长就在隔壁喊:放花筒,迎新春喽!

    三个人捧着四个十二响“开门红”花筒、两卷“满地彩”鞭炮,来到校门口,“嗤叭——嗤叭——”“噼哩啪啦,噼哩啪啦”,给全点了全放了,直震得双耳嗡嗡,满眼朦胧。

    朦胧间,嗡嗡里,我傻想:春天已经来了——要不,这校园内外怎么会到处开满了洁白的“梨花”?这天地之间怎么会全是春天的气息?

    不必评论春天,因为春天早装在我心里 。2010-02-14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