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龙虾历险记(上篇)(原创)  

2012-10-21 15:44:1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上篇

      

       太阳一落山,整个校园马上就暗了下来。

       龙虾媚儿挺着个大肚子,蜷缩在路边“鸟不登”下的麦冬草丛里,怯生生地窥探着四周。八月的晚风,原本是喷香的,也许是几天来的恐惧削弱了她的嗅觉,使得腊黄的桂花落在她的身上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出来,更没有闻到什么香味儿。媚儿已经四、五天没吃东西了,身体越来越虚弱。她盼望着老天能下点雨,只要天一下雨,她就可以寻到食物了,到那时,蚯蚓就会从操场中央的草地里蠕蠕地爬出来,一条条拉长了瘦瘦的身子闲逛着。可是近几天来,太阳早晚两头红,前天还弄出些西北风来,呼呼的,一副老晴天的样子。媚儿开始担心起来。她担心这样下去怀里即将要出世的虾仔会受不了的,她要拼着老命为她的虾仔们寻一条活路。

       媚儿清楚地记得,就在一周前那个下雨的夜晚,四周一片漆黑,头上像顶了只镬子似的,雨滴哗哗的,脑子嗡嗡的;浅浅的沟渠,转眼浊水就满了起来。媚儿一阵欢喜,循着水声往上游。前面是一条阴沟的出水口,汩汩的肥水太诱人了,她不顾一切地蹿上去,轻松地戗进了长长的阴沟里。她,与她的家人失散了。

       整整爬了两天三夜,她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她想,只要活着,她就有跟家人再团聚的希望;只要活着,她的家族还会兴旺发达起来。她在心里树立起信心来,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那凸凸的肚子。媚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挥动着一对粗壮的螯足,努力开辟出前进的道路来......当从透光的泥孔里钻出来的时候,媚儿已弄不清东南西北了,她完全是凭直觉来判断,自己已经从那要命的阴沟里出来。她看见了天上闪闪的星星,还看到了头顶那圆圆的月亮,她好像从一个世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可是,她哪里知道,她逃出了“狼窝”,又入了“虎口”。

        媚儿新来的这个地方,是一个迷人的校园,满世界花花绿绿的,一派鸟语花香的景象。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人与人之间理应是和睦和谐相处的,但谁能想到,这里与外面那个浑浊的世界一模一样,遍地是争斗、黑暗和罪恶。

       从阴沟里钻出来的头一天清晨,媚儿很兴奋,觉得一切都很清新,晨曦是清新的,空气是清新的,就连风儿也很清新。她在低洼的湿地里美美地睡了一觉,一身疲劳似乎被缕缕晨风卷走了。她试探着走出湿地,来到了一条大道旁,她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是一个红红的运动场,简直红得发紫,塑胶的,用白线划出来的六条跑道,直挺挺伸向远方......

       正看得入神的时候,一只老鼠突然蹿了过来,媚儿吓了一跳,等到回过神来,才看清那老鼠已近在咫尺,一副怪相让她又好气又好笑——那老鼠撑起两条细长的前腿,可又似乎在发抖;全身的毛一根根竖起,但看上去又是那样的灰不溜秋;尖尖的嘴巴刀似地挑在外面,摆出一副要厮杀的架势,但又不敢冲过来。明摆着,那老鼠心里有点虚。但媚儿自己心里也不踏实,她不知道眼前那家伙的底细,她只是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别怕,你那两个粗壮有力的螯也不是吃素的!”媚儿紧握双螯,拳击般晃动着双臂——这不是在秀肌肉,这是在斗智斗勇,更是在比意志。“叽叽——”看到铁钳似的一双螯足和利剑般长长的头刺,那老鼠退缩了,尖叫一声,逃走了。媚儿虚惊了一场。

        刚过6点,太阳就探出头来,一只云雀从天空落下来,立在了眼前的跑道上,然后东一嘴西一嘴地啄食。媚儿舒了一口气,心中升腾起一股莫名的自豪来。“以后遇事得多几个心眼多几分警觉啊!”媚儿在心里这样提醒自己:“不要说碰上只老鼠,就算是遇见只家猫,也没大不了的。”

       话不说不打紧,一说可慌了神。几步开外,一只大花猫,直立着鞭似的尾巴,刺开一身花黄的毛,在地上匍匐着,一双圆溜溜的贼眼死死地盯在前面觅食的云雀。媚儿屏住呼吸,竖起双螯,悄无声息地往后退去,再往后退,一直退出了跑道,藏匿在一堆枯黄的樟叶里。

      “现在这个世道,连老鼠都不怕猫了。”媚儿忽然醒悟,心里自言自语道:“我怕猫作啥?”此时,一阵风卷来,撩得樟叶沙沙作响。云雀一个踉跄,往前冲了几步,然后“扑哧”一声飞走了。而那只大花猫,寻了个没趣,也悻悻地“野”了开去......

       太阳爬上一杆高,校园里开始热闹起来。

       媚儿藏得严严实实,不仅仅是在白昼,就是在黑夜里,她也不敢轻举妄动,尽管她时常给自己壮壮胆,尽管她自己也觉得“世上还是好人多”,但她得替自己的虾仔们着想呀,她不能因自己的一时冲动而连累了自己的孩子,没有十二分的把握,她不会去冒险的。她已经领教了鼠,知道鼠胆小得可笑,根本不敢来硬的;她还领教了猫,看透了猫只会摆摆花架子,没有真功夫,只会唬唬云雀而已。在这个世界上,她最憎恨的是贪得无厌的人类——她这个龙虾家属吃人类的亏,真是罄竹难书啊。她知道,人乃万恶之源,但她无可奈何,她怕人真是怕到家了。白天,这个校园全是人,特别是那些小孩子,动辄会满校园地“飞”,躲也躲不过来。她只得寻一个可靠的藏身之处——一棵“鸟不登”下的麦冬草丛。就这样,媚儿提心吊胆地躲了四、五天,眼看她的宝宝们快要降生了,她不能再等了,她得出“门”找食吃。

       又熬了一天,太阳走了,天又渐渐黑了下来。

       媚儿爬出了麦冬草丛,她在等待时机。(下篇,待续。)

       (2012-10-21)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