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一片土地(原创)  

2011-12-27 12:44:28|  分类: 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1、说起这一片土地

   

  这是一片肥沃的土地。

  这里,桑地、水田、鱼塘挨着连着,高低错落,其间沟渠如网,流水汨汨。这一片土地,从东侧静静地靠着一个听起来很另类但又很土气的小地名,叫后腰兜(一般写成“后窑兜”)。这兜浜,在镇西村里虽有点儿深,但不算大:一条挺普通的小河,从西南方蜿蜒而入,到这一片土地跟前嘎然而止——这“魅力水乡”,算得上是天然的湿地。

  这里,农舍傍河而建,并跟着河道的走势,一排儿伸开来,兜南兜北后门对着前门,屋脊望着屋檐,高矮有序,起起伏伏;河道走到哪里,农舍就跟到哪里,河道与农舍相偎相依,不离不弃。有河的地方,就有人家;有人家的地方,就有生气有活力。

  早前,这里的生态,相当棒。每每说起这些事儿,这兜浜两岸的庄稼人就有说不完的自傲。我,作为农村工作指导员,驻在村里,走在坊间,与兜南兜北的同龄人闲谈,确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田是好田,地是好地,鱼塘也是好鱼塘。”话间,一同龄村民如是说,继而又细细地描绘起这一片土地来——

  村民说,不说秋、冬、春,单说夏季,这一片土地,就有说不尽的美景、道不完的故事。以前,每每忙种时节,夜短日头长,天朗黄昏美,人走在公路上,看四周黄绿相间的田野,平展展一片接一片,片片有棱有角;蓬松松一茬挨一茬,茬茬生机勃勃。曾经墨绿欲滴的桑树林,转眼间一摊摊全给剪了,只留下了一双双“秃顶”的桑拳,还很威武地摆弄着身姿,向行人“健”着“美”。曾经金黄一片的油菜田,已到收购季节,村民们卖了头蚕茧,正抢着时间踏起油菜籽来,等到踏好收毕以后,有些人便会给一堆堆的菜籽壳点上一把把火,等风一吹,“哔哔剥剥”的,成了一堆堆野火。 

  村民说,小时候,在盛夏夜,和风习习之时,闲着没事,他定会拖一个蒲团,掼在道地上的风口,一屁股坐上去,再举起一把破蒲扇,“希里哗拉”地扇一通,然后静下心来,看天,纳凉,听田畈里田鸡那成片成片“呱啦呱啦”的叫声,听老人们那零零碎碎的农事、家事、心事,以及天下的故事。如果是雷雨夜,天凉地爽之时,一只只田鸡会不顾一切地从稻田里蹦出来,蹦上岸来,有的会蹦到房前屋后的旮旯里,甚至蹦到弄口廊檐下...... 

  这后腰兜“两岸三地”,有三个生产队,兜东头两侧,南为3队,北为4队,而兜北西面为12队。全兜住户中,户籍人口共358人,其中42人在外地,或办厂或经商或打工,满兜人丁兴旺、财运亨通。这一片土地,专属兜头的3队和4队的。这一片土地,原本南北长257.35米,东西深139.00米,足足有53.63亩。如果想象够丰富的话,那完全可以把它看作是“后腰”上的一只“肾”——这是一块“宝地”,明事理的后腰兜人早就拿定了一个主意:宝地要当宝地用!

 

  2、“宝地”要当宝地用

 

  首先看中这块“宝地”的,是原石淙中学校长杨永建。杨校长观念新,头脑活,洞察社会、估摸形势的能力极强。通过仔细推敲、反复论证,他一下子“迷”上了这一片土地——便打定主意,一定要征下这片土地的“精华”部分,新建一所中学,让这块“宝地”要当宝地用——这故事,发生在1993年。

  从地理位置上讲,这“后腰兜”在镇西村的东南方,这一片土地,与镇政府大院仅一墙之隔。杨校长是后腰兜的后起之秀,他生在兜南长在兜南,跟后腰兜的父老乡亲有深厚的感情,与这一片土地有深厚的感情——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他利用自己在村上的亲情、影响力和让人信服的口才,在不长的时间里,说服了村上所有有影响力的人——事后,盛传:杨校长仅开了“一个会”,讲了“一通话”,就签下了“一张协议”,这征地的事就成了——这虽然有点夸张,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说明镇、村、校三方“功在课前,以理服人”的决策是卓有成效的,更说明后腰兜的乡亲是明事理、识大体的。真所谓:理明则气顺,气顺则事成。

  从“红线图”上看,那次被征的土地,至少涉及39户村民,被征地南北长118.35米,东西深139米,面积约24.68亩(含带征地),地价6500元/亩。前期立项、征地、设计等工作有条不紊地过去后,紧接着是经费的筹措、教学楼的土建工程的奠基启动——在刚刚一年的时间里,一座设计新颖、建筑面积为 2539 平方米的新教学楼,硬是从这块“宝地”的中央“长”了出来,高高地耸立在人们的面前。

  新学校建在这一片土地上,后腰兜人笑在脸上,美在心里。他们知道,学校是播种知识、塑造心灵的乐园,孩子们的美好人生的起步,哪里离得开学校?这样从长远着想,他们自然觉得“值”!

  光阴如梭。高速变革的时代,有许多梦想,在不经意中就会变为美好的现实。

  时至1998年,石淙镇政府又决定整体搬迁镇中心小学,校址就选在石淙中学北侧、镇政府南侧——这是后腰兜兜北的“宝地”。据当事人说,这次征地,要比第一次征地难了许多,难就难在村上两代人的“冲突”上。老人们担心:田地越来越少了,下一代人会没饭吃;而年轻人却有自己另类的想法,他们反问老人们:祖祖辈辈管田管地,管来管去,啥时候富裕过?这样的心灵碰撞,在整个村子里,甚至在一家一户中爆发着、漫延着……

  在镇、村领导、校方等的共同努力下,通过深入细致的工作:一是起早摸黑走村串户,苦口婆心与说话有份量的当家老人们“磨”嘴皮;二是动员眼光远、观念新、有影响力的年轻人强势引导、积极带头;三是在村内村外寻找“突破口”,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做村民的工作;四是中小学教师拧成一股绳,强势宣传“‘宝地’还当宝地用”所留给后腰兜人诸多好处等等,待慢慢形共识后,便签下了一纸征地协议。

  协议所涉主要内容有:1、征地总丈量面积为23亩(按户丈量面积为23.44亩);2、每亩土地一次性征用费9000元,作物补偿和沟渠配套费为1000元,桑地另加桑木补偿费每亩3000元;3、生产队的余粮任务全部减免,公粮任务减免数以上级批准的减免数为准(几天后生产队又与村里补签:因生产队里被征用的土地较多,人均占有水田的面积已较少,所以本次征用土地后,生产队的余粮任务全部减免;公粮任务除上级批准的减免数外,其余全部永远以款代粮,抵缴农业税;公粮现粮缴售由镇、村负责解决);4、春花作物在不影响施工的条件下,允许农户成熟后再收割,若影响工程施工,则补偿农户损失费等。这次征地,至少涉及30家农户。

  2001年9月,石淙镇成立九年一贯制学校,即石淙学校,原仅一墙之隔的石淙中学和石淙镇中心小学,合二为一。于是,学校以新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的面前;这一片土地,又重新融为一体,散发出更加瑰丽的光彩。逐渐地,美,在这片土地上延伸。

 

  3、美,在这片土地上延伸

 

  岁月如梭。这一片土地,在月亮的“阴晴圆缺”中,走入了“精品”石淙“二横三纵”的宏伟蓝图之中。随着“墙莫公路”的扩建改造工程的推进,随着石淙第一公路大桥——“恒盛大桥”的竣工及使用,随着石淙进镇“黄金新路口”的形成和有史以来第一套“红绿灯”的诞生,这一片土地,显得更加厚重、更加亮丽、更加富有生气。

  俗话说:“动,则活;活,则新。”去年8月,这一片土地,又一次“动”了起来“活”了起来:为了完善校园布局、优化校园周边环境,镇政府决定征用石淙学校南围墙至“恒盛大桥”桥堍之间那一小片土地,用于铺筑“黄金新路口”通往石淙学校南大门的道路及美化、绿化“景观带”建设。

  通过入户宣传,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后腰兜”人,又一次把“宝地”、把崇文重教的心思“捧”了出来,晾晒在热辣辣的骄阳下。这块地,共7.478亩,地价4.1万元/亩,计30.6598万元,地面樟树、鱼池、蔬菜等附着物处理,计1.184万元,这块土地共涉及22户(含集体)人家。

  如今,在晨风里,当你站在“恒盛大桥”上,静静地眺望这一整片土地,感悟这一片土地的婀娜韵味,聆听那校园内外的天籁之声,你心中就会涌起一股热流,不禁会赞叹:好美啊!

  北边,一眼尽头,一个新建的250M环型跑道的塑胶运动场和塑胶篮球场,连成一片,很是艳丽;雪白的跑道线,像一款巨大的、很有创意的铂金耳环,镌刻在这一片土地上,让人浮想联翩。目光渐渐往回收,见“向上楼”、“圣雄楼”和“恒盛楼”,自北向南依次均匀地排列着,使整个校园显得格外厚重而有力量;南首,正在规划中的校园“文化广场”上,一尊由“江南恒盛”费银生总经理捐赠的大型“景观石”,已端庄地挺立着,其上那“笃学、厚德、博学、崇真”八字鲜红的大字,分明是在向人们昭示:美,正在这一片土地上延伸!

  校园里,那耀眼的紫薇花,正敞着露着,艳丽无比;而高低错落的各种树木,更是争强好胜——一枝枝拼命往高处里疯长,悄悄地抢占着空间抢占着阳光,悄悄地演绎着强者生存弱者淘汰的自然法则。尤其是满园的樟树,经过春风夏雨的洗礼,在八月的阳光里,托起一片片翠绿,更显得古朴而又不失时尚,给人以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新气象。那一簇簇的桂花树,赶着趟儿,使劲地孕育着八月里的芬芳,为遍地飘香执拗地做着准备;飘逸的垂柳,正含蓄地舞着柔软的身姿,在蓝天白云下秀着美;潇洒的棕榈树,也伸展着十分夸张的叶片儿,随风摆动,看上去够阳光够自信的。

  站在暮霭里,往西看,落日低垂,一畦新辟的绿地在夕阳下,十分苍翠:在南墙外,成片的绿树,高低错落,井然有序,特别是那几棵矮矮的“鸟不登”,更是墨绿欲滴,风流倜傥;其间,那几蹲精致而又恰到好处的“景观石”,在马尼拉草坪的衬托下,显得端庄大方,楚楚动人;“新路口”那套崭新的红绿灯,毕恭毕敬地站立着,默默地指挥着过往行人、车辆平安通过……

  自然有大美,人间有大美,让我们把感恩的心播种在这一片土地上,播种在“失地农民”的记忆深处,开花,结果…..

  感谢你,这一片土地的主人!                                     (2011-9-16)

 

  4、补记

 

  起风了,好好的天。

  这一片土地上发生的故事,还在悄悄地延续,主人公还是后腰兜的乡亲。时间离笔者写这篇博文刚过去两个来月,至11月14日,这一片土地上的人与事,又开始闹热起来。那天,星期一。一早,校方就接到镇上打来的电话,说是学校南墙圈边那地块招标拟建商品房后,后腰兜的村民可能要到学校里来,如何如何……一会儿,沈校长被电话叫去镇上商量应对办法去了。8:30左右,陆续有村民进校来找沈校长,情绪还算平衡,也很有礼貌。第一批进来的,由后腰兜一二个“群众领袖”带头,开始时有七、八个村民代表,后来增加到十多个,再后来又增加到二十来个。校长一时不在,我“冲”到了前面。“来者是客。”这样想着,我就叫村民一个个坐定,打了一圈香烟,又急着泡了茶,并问长问短地与村民闲聊,以稳住阵脚。然后去走廊上打电话给校长,报告情况。

  沈校长听上去有点激动,说叫村民派代表候着,其他人离开学校;后转念又说,让村民全部留下坐一歇,他一会儿就回学校。

  陆续有人来到校长办公室,有老有小,有男有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有几个老妪抱了自己的孙子孙女也跟来“凑热闹”。不久,沈校长与镇分管领导一起赶过来,与村民们面对面地进行谈话、说情、讲理。起先,村民们大多坐着不说什么话,接着,有人打头阵挑明了来意。这一下,一发而不可收了,火药味甚浓,有转弯抹角的,有直截了当的,有口气粗的,也有和风细雨的,还有死死抓住校长以前曾说过的一句话——“这地盘只做道路不造商品房”深究不放的……好不容易经过一阵安抚,才算静下来,听沈校长细细叙述这一片土地的来龙去脉。沈校长从校园安保开始说起,再到校园功能区调整,再到这些年镇政府因对学校大量投入造成财政经费缺口大,等等说开去又说回来,条理清楚,重点突出。但没多久就被村民几经打断,嚷嚷着说这些事他们听不懂,也不想听;说转弯抹角地说这些事没任何价值,叫不要说。

  村民们只是抓住一句话,“你说不造商品房,如今怎么又要造了?”还说,他们决不找镇长,就找校长,因为这一切都是校长一手操作的,比如串村走户做村民的工作都是由校方出面、由校长带头推动的。有的还嘲讽说,你们校园面积忒大了的话,就把征去的土地还给后腰兜好了;说6500元/亩是用来造学校的,因为这是子孙万代的好事,所以他们才拥护的、支持的,说造学校他们自己的子女读书也方便;说现在又要倒卖了,圈出去的近3.07亩(挂牌)土地,拍卖了800万,难道镇上对教育的所有投入都要转嫁到后腰兜村民身上吗,这是什么理?

  近2个小时,都是七嘴八舌的,气氛有点儿紧张,秩序有点儿乱……周旋了好久,话总算说到了点子上——村民回避了“一定不让造”这个话题,说如果你校长做不起主,就直接说清楚,他们不找校长了,去找镇上领导;说如果学校自己造办公楼或学生宿舍楼,他们马上退出去,二话不说,一口答应;说如果镇上开发商品房的话,那么必须按商品房的地价补钱。“钱!”就是这个字。他们赶来学校就是为这个“钱”字,这是实质所在。校长答应马上向镇领导汇报,然后在近几天里给村民一个答复。

  村民们陆续退去,校园又恢复了平静。前脚出后脚进,镇司法办主任老方提包进来,坐在校长室里不说啥话——估计生怕事态扩大,是镇上派来调解的。

  平静地过了两天。11月16日早上8:00过后,后腰兜村民派出两位代表来学校找校长,没几句话说要拉校长去上级教育局说理、评理……后又转去了镇上,说要叫车子到南浔上访去。校长即分别向镇主要领导、分管领导、村领导等打去电话,汇报情况,以便妥善应对突发事件。后据说,他们没有去南浔,只是在镇领导面前施加点压力罢了。两天后的一个下午,后腰兜又有村民赶来学校……几番周折后,后腰兜的村民终于平静了下来——据说,是开发商悄悄地与村民达成了协议,即3.07亩土地,地价补足3.8万元/亩,再合计一次补偿9.67万元——队里翻出陈年老帐,按“新圈户”和“老征户”各50%的比例,三下五去二,请村上“老算盘”噼哩啪啦一算,把钱给分了。

  兜南的村民皆大欢喜,但兜北的村民却搁下一句话:如果不把原中学大门北侧朝西门楣房(使用权是原属学校的,后被拆除并开发了商品房)那块地按3.8万元/亩给补足,那休想再征用(置换)校园东侧的那块土地!

  唉,这一片土地啊!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