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二十四年来的“隐痛”:作文批语的批语(原创)  

2010-10-08 07:43:00|  分类: 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我当教师,已足足三十年了。三十年来,有许多事情记忆犹新,好象发生在昨天一样。然而,最使我刻骨铭心、难于忘怀的,要算“作文批语的批语”了。

 那件事发生在一九八六年十月。

 一天下午,我坐下来,准备批改学生的作文。当打开第一本作文簿一看,我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在前一篇作文《回忆我童年的伙伴》下面,我的批语下,又添上了一段很醒目的批语:

 “怀疑别人,蔑视别人的人,是永远也得不到别人的信任和尊敬的。难道差生就写不出好文章,永远差下去了吗?怀疑别人辛勤的劳动成果,这只能挫伤别人的自尊心,只能给人以悲伤!”

 结构是那样的严谨,字迹是那样的端正,字里行间有一泓愤怒的激流在奔腾。

 这是一位女生的作文簿,她叫汤菊英。

 我开始不安起来。然而更让我不安的,还在后头。

 继《回忆我童年的伙伴》后,我又让学生写了篇议论文《谈恒心》(这是我那一天准备批改的作文)。大家知道,议论文是否有说服力,要看其论据是否确凿有力。然而,我的学生汤菊英却在作文中用了这样一个论据:

 “......当然,也有人原来极差,但是她在某一年想要学好写作,因为,只有写作,才能把自己的理想、心愿和意见,都充分地表达出来,使读者受到启迪,受到教育。于是她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写出了一篇比较好的文章。可奇怪的是:有人却认为这不是她自己写的,认为她没有资格写这样的文章,她当然要愤怒了。从此,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坚持勤奋学习。拿出点水平来。不出一年,她就成为班里的作文尖子。”

 这个论据是否扣题、恰当,暂且不说,从内容看,很明显她是有用意的——这里的“她”指的是她自己;这里的“有人”指的当然是我喽——并且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后,才写上去的。

 朋友,也许你心里会这样想:这位女生太狂妄了,怎么能矛头直指自己的老师呢?别怪她,千万别怪她,如果你也是老师的话。

 请看看我的拙笔为她那《回忆我童年的伙伴》一文写下的批语:

 “只有出自自已笔下的文字,才是最优美的。”

 初三学生呀,即使是最含蓄的批语,她也清楚——很显然,我的批语的言外之音是:她的作文是抄来的。

 我真的非常不安了。主观臆断所带来的恶果,使我反省: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因而内心惭愧万分,觉得实在对不起这位学生,真的有“无颜见江东父老”之感。

 我该用什么方式向她道歉,真诚的道歉呢?带着这个问题,我整整想了大半夜。后来我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争求其他学生的意见,让他们给我出点子。于是,第二天一早,我就给刚转到双林中学读书的张晓燕同学写了一封长信,让她站在学生的角度,真诚地谈谈她对这件事的看法和建议。

 没几天,她来信了。信中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

 路老师,看了您来信中谈到的那件不愉快的事(虽然这能促使您改正工作中的错误,但我觉得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我想得很多。我觉得这个学生是很勇敢的,她能尖锐地指出老师的错误,真是不简单。作为学生,如果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别人,尤其是被自己的老师误认为是虚伪的东西时,心里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老师在学生的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高的,但一旦老师以冷淡、轻蔑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的学生时,他(她)就会在心里对老师埋下“恨”的种子。现在,这位学生一定非常痛苦。在这个时候,她非常需要关怀和安慰。如果老师您能真诚地向她道歉,并安慰她,使她那颗破碎的心重新痊愈的话,那么,她对老师的敬佩之情,将会比以往更深。那时,老师您就不断弥补了自己的主观错误,而且,您用自己的行动,换来的不只是一个学生的对您的尊敬,而是一大批学生对您的尊敬。我想,只要老师以后真诚地对待她,她一定会原谅您的过错的。作为学生,最难相信老师,但最容易使学生相信、使学生爱戴的恰恰又是自己的老师。

 但愿这位同学能在老师您春风化雨般的话语中,放下包袱,勤奋学习,成为自己所期盼的作文尖子......

 收到学生的来信,我如获至宝,像学生收到老师的来信一样高兴。我一口气读了好几遍,觉得她直言不讳地说出了学生的心里话。于是,我在汤菊英同学的“批语”下,又写上了一段批语:

 “世上有些人,包括老师我,有时由于主观臆断,往往要说错话,做错事。我上面的批语就是一大错误——是老师犯下的一大错误。我真诚地期望你放下思想包袱,继续勤奋学习。只有这样,才能使我的心得到一丝安慰。”(现在想想,我才算真正明白,事实上,当时我是惧怕与这位学生近距离接触、面对面谈心。)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全班同学的耳朵里,他们争相传阅汤同学一篇作文后的三段批语。大家议论纷纷,褒贬我对这件事的态度。

 在以后的几天里,我放下架子,又多次找这位学生谈心,再次真诚地向她道歉,以求得她的谅解。但每次谈话中,她几乎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静静地听着,像是在听我上课一样。

 直到临近毕业,拍毕业照时,我的心里才真正有了一丝安慰,因为那天,汤菊英同学主动邀我单独跟她合影留念。

 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整整二十四年了,但不知为什么,它象镌刻在我心里一样,怎么也挥之不去。每当我批改学生的作文时,一张受冤的脸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使我的心隐隐作痛。二十四年来,我时常在想:如果让我为自己的教育人生,写一段批语的话,这段批语应该怎样写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