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村里那摊事儿:76、一漾一桥一村庄  

2010-10-18 20:23:41|  分类: 村里那摊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9月16日,星期四。毛太阳,闷热。

   在小镇的南郊,有一个不起眼的漾潭,名曰:陈家漾。

  平时,依傍在漾潭西侧的出镇公路,车辆穿梭,行人如织。人们路过此处,匆匆忙忙,早已习惯了那里的沟渠河滩、杂木野草。然而,就在今天,我驱车过去,至陈家木桥路口,停下车,往东拐北穿过一个村庄,跨过一座小桥,再从另一个角度来读那个陈家漾,确有别样的感觉。

  离开村部的时候,我独自一个人,一时不知道其他人去了哪里。

  就在刚才,几分钟前,大家还围坐在朱村长办公室,有城建办的李部、小高,有陈书记、朱村长和老杨、老沈,还有包工头“大队长”和“挖泥船”,一起正儿八经商量着下阶段“村庄整治提升”的迎查工作。李部布置工作细到,不仅从宏观,比如村庄的整体外部感观,村级道路网的畅通与干净等,而且从微观,比如进村路口的杂草和垃圾的清除,花草树木上的丝瓜蔓、扁头藤的清理以及垃圾箱的刷白等,都提出了具体的要求;陈书记特别强调不仅要重视实验示范村“中心村”范围内鸟船浜、陈家埭、李家埭等的“提升”效果,要突出重点,工作务必做细做透,还要关注陈家木桥、渔林村、后窑兜等村庄的清洁卫生,不漏“死角”;朱村长当即要求具体分管同志召集全村保洁人员,及时开会动员,明确任务与职责,全方位准备,务必顺利通过上级有关部门的验收。

  一个短会后,大家立杆见影,一个个“领命”而去。等我上了趟洗手间回来,那一班人早没了踪影。我只得独自一人驱车“巡查”而去——出村往南,一个“S”型后,拐弯先去昨天去过的后窑兜(13队)浇路工地,200来米的路基上,全是些散铺着的石子,不见机械也不见人;一路过去,“哔哔剥剥”的,电瓶车醉汉似地往路两边撇来撇去,差点弄出了我一身汗。车上了新公路,速度飞快......赶过去,才知道,村里那一班人为“村庄整治提升”,半数在陈家木桥了,陈书记在那儿了,老杨、菊生也在那儿了,宝才一上班直接去了那儿......

  站在小桥旁,往北看,那陈家漾被翠绿翠绿的水浮莲盖得严严实实。潭中,散憩在那里的几只白鹭在水浮莲上悠闲地觅着食,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滩边,烂头榆大叶杨野蔷薇高低错落,那些细枝老叶们懒洋洋地随风摇曳着,它们下面是一泓泓臭水,一阵风吹来,带来一股恶臭味。前些时候,村里曾有过大胆的设想:陈家漾清淤,大力改善村庄环境。也许是两个字还没有敲定:一是“来”,二是“去”。“来”是巨额经费的“来”源,“去”是大量淤泥的“去”处——这只是我的猜测罢了,抑或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一条新筑的乱石坝,静静地躺在小桥北侧,把南首的那个小兜浜,堵成了葫芦状的小鱼池,池水也被抽去了一大半;兜浜的东岸,已在前些时候做了“砌石河岸”,火红的老砖还挺新,沙水泥抹面还很亮;如果看得仔细,很明显,那乱石坝正中央,还夹着一条破水泥农船——筑坝时大概是先沉农船后填乱石的,又没有及时夯实坝基,所以到现在还在汨汨地渗着臭水,估计不出半月,那鱼池将会被臭水重新渗满的。

 小桥,是石桥,东西向,很精巧。东西堍各8级台阶,桥面长6、7步,宽2、3步,两边栏杆沉稳、简练,栏下垒空,人坐在栏凳正适宜;桥洞成梯型,下窄上略宽,桥门朝北横梁上镌有桥名和建桥年代,只因时间久远,风蚀雨淋严重,一时很难看清楚了。西堍南“桥耳”的石缝里,长出一棵小烂头榆,正随风微微摆动,好象在嘲笑这个村庄肮脏的环境。据老人们讲,这座桥就“陈家木桥”,“陈家木桥”村庄因此而得名。只是我有点不明白:这明明是“陈家石桥”,为什么这村庄命名为“陈家木桥”?也许,这里面还有鲜为人知的故事。

  这个村庄不算大,但确实很脏很臭。脏,也许是居住的人比较杂的缘故——在此租房住的外来民工有不少,收破烂堆破烂,养狗养猫养鬃牲,鸡栏鸭棚随处有,烂柴杂树遍地堆;臭,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来自周边的工业污水,二是来自村中的养猪场的猪粪。村庄中臭气熏天,特别是在夏秋季节,陌生人进去,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说得不好听一点,这不是人呆的地方,连墙脚里阴沟里全灌满了污水!不信?请你有空进去溜达溜达,看看,闻闻。

 听说,在这个村庄里,由于前些时候,有几户村民打私家围墙,造成村中道路越挤越小,妨碍了部分村民的进出,以致惹出矛盾,吵到了村里......有人曾扬言:若以前的问题不予解决,到“村庄整治提升工程”验收那天,他们将在路上泼粪去。

  好在镇、村领导高度重视,结合镇“连心路延伸工程”,紧紧抓住“村庄整治提升”这一契机,化大力气整治陈家桥的“脏乱差”——村中“砌石河岸”搞起来了,内河淤泥清除了,野芦苇墩铲掉了,猪粪进了化粪池,烂柴杂树收拾了,水泥路加宽了,道路两边绿化了,垃圾箱也做起来了......

  我们从村庄中出来,迎面几辆装满泥土的翻斗车(泥是从砖厂买来的,10元一方,不含运输费;一只抓机工作一天要1000元,一辆翻斗车做一天最少250元)“啪啪”而来,径直往里开过去。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进行着!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