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村里那摊事儿:62、我们无须照相机  

2010-10-14 10:39:15|  分类: 村里那摊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4月12日,星期一,阴转多云,气温回冷。

  昨夜今晨,无暴雨。农民信箱转发来的市气象台发布的“暴雨蓝色预警信号”,似乎不太适应本镇。谢天谢地!

  近9:00的时候,楼梯上上来一个少妇,手里抱着一个小孩,东张张西望望,好像有什么事。她先径直往东,去书记办公室,见里面有好些人正在商议着什么,便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然后回转到村长办公室,正与从里面出来的孙镇相遇。

 “我的照相机前天被你弄坏掉了。”那女子口气有点怪,好像是来寻孙镇“算帐”的。

 “捏一把,也会坏掉?”孙镇板着脸与她理论,“啥照相机?”

 “你用力一捏,当然容易坏掉了喽。”

 “我们是来做工作的,你用照相机拍谁唬谁啦?”

 “没经我们同意,你们怎么闯到我们家里来?”

   ......

  过9:00,我和吴镇下楼去水界桥头老陈桂泉家了,因而后面的话没有听到,想必一定是很雷人的。听人说,这家人中的母女俩,老早就有做“媒体人”的嗜好,平时你作为干部有啥事去家,她们一不称心就会冷不防拿出照相机拿出录音机来,给你照相给你录音。如果你真有不雅的动作或粗鲁的语言,或信口开河“承”什么“诺”的话,让她们拍了照录了音,逮住了“把柄”,准会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倒尽八辈子的霉。有人说,她们这一遭很“臭”很“毒”,常常叫人退避三分,因此,也让她们占了些便宜。

  我们边走边议论着这一家的事,不知不觉就到了水界桥头。至近前,见老陈挑着粪桶担,往北面桑地深处走去,我们便在桥边逡巡。须臾,老陈空担回猪棚头,我一边招呼一边跟他进屋,一棚猪“呙呙呙呙”地叫着,有几只还趴在猪棚栅栏上,猛烈地拍打着肥耳,“跨踏跨踏”的声响与臭气一道传过来。老陈放下粪桶担,示意我回出。

  三人进入院子内,三条狗小叫几声后,便围着我们摇头摆尾起来,一会儿嗅嗅我们的裤管,一会儿舔舔我们的鞋帮,蛮亲热的。女主人坐在小矮凳上刮芋艿子,为中餐准备着农家小菜,见我们进去,挺了挺腰,脸带微笑与我们搭话。“我们又来了。”我带着无奈和自责,不知为什么,竟说了一句毫无意义的话,脸上堆满笑容。在院子里寒暄了一会儿,我们便来到前头屋坐定,女主人很好客,又去灶头间沏了两杯“熏豆茶”出来。

  我们一边品茶一边聊天,我还陪着老陈抽了一根烟。

  老陈说邻村的李书记已跟他通过电话,跟他谈起过征地的事了。于是,老陈就把话题就转到了邻村,转到了他侄儿的身上。

  老陈的侄儿是帮人翻屋漏时不慎摔成残疾(智力、肢体双残)的,治病已化掉26万多元,上有70多岁的驼背父亲,下有9岁的养女,妻子是云南人。这个家庭,因病致贫,要求低保,现已是“边缘户”了,力争轧上前一些。

  吴镇说,李书记曾帮过他家很多忙,替他家报销了好几万块钱,他们也记得李书记的好。最后,老陈说,看在李书记、你吴镇的面上,他也愿意轧上前些去量——双方都轧上前一些。

   吴镇答应跟李书记说,争取轧上前一些,要他家提出书面申请,并说不要叫李书记为难,老陈笑笑说:“这一次要叫他为难一点”。吴镇也笑笑。到11:00我们回村部,准备回家吃饭去。村部铁门已上锁,但好多摩托车还停在那儿。据说,那些人都去了重兆横港村,去做该村妇女主任(是镇西村南洋兜的媳妇)的工作了。

  下午,吴镇来村里说,已与邻村李书记打过电话了:他满口答应,她很高兴。后来,我又与吴镇、小蒋三人去了桂发家,桂发在做绸机,还是很客气,泡茶,让坐,挤时间与我们攀谈,小蒋与他互敬香烟,话谈得投机。最后,我们希望桂发与他兄长桂泉一起去量,因为他们两兄弟是我们的工作对象,做好工作的任务全摊在我们肩上。

  小蒋说:“你也没空,我们也怪不好意思,你陪我们时间久了,弄个次品出来也不好,我们也过意不去的。”我们也附和着诸如此类地说一气......

 人难免有难处,有难处,就得靠人帮着。故事说得有点简单,但够真实。

 我们有话会挂在嘴上,有想法更会从心窝里掏出来,我们无须照相机,因为我们把故事“摄”在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