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村里那摊事儿:47、雨天,也得往前走  

2010-10-12 12:29:55|  分类: 村里那摊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3月23日,星期二,整整下了一天雨,上午小雨,傍晚大雨。感冒加重,干咳厉害。

  上午,与校长等去湖州中心医院探望摔伤住院的姚老师,所以我未去村里。

   下午,从湖州归来后,先到镇卫生院配了点的药:1盒快克,2瓶强力枇杷露。药一到手,即干喝一口枇杷露,吞一粒快克,然后骑车去镇西,快1:45了。

   孙镇、老方、菊琴正准备出门,临走前还在议论着什么,见我赶到,似乎有点惊讶。老方说,他昨天去湖州,仍未见吴洪毛,对方电话里说不在湖州又在双林了。路还要走下去,工作还得做下去,经过短暂的寒暄后,我们又出发了。孙镇要与我们第二组同行,我们一下子又提升了勇气。孙镇驾车,我们搭车,角色不同,目标一样。车到李家埭东首道地上,靠篱笆边停下,4个人下车徒步到吴家角。

   先去建豪家。菊琴好不容易开了那扇木矮门,进去敲了几下灶间的门,还喊了几声,均无动静;又喊了几声,还是无动静,遂退出。雨,不见小,村坊上也很少有人走动,这个时候,友林、新章等也都不在家。我们悻悻地从吴家角拐出来,返回停车地,四个人又钻进了车子里,商议着下一站去哪里。

  决定去南坝村陆家兜,因为那里有吴友林、章文美夫妇的甲鱼棚,我们准备再去沟通一回,争取让他们带个头。十来分钟后,车子就驶到的甲鱼棚前。吴友林不在,章文美正准备出门去石淙费家兜的甲鱼棚“巡查”。一行人推开柴门鱼贯而入,门里边一只被圈养的看门狗,冲我们“汪汪”地叫着。别看这房子外观很一般,进门一看,里面挺宽敞,也挺整洁的。我们在女主人的引领下进了里屋厨房间坐定,一会儿的功夫,文美就端上茶来。老方作过简单介绍后,孙镇就详细说明起这次征地的有关政策来,并带着他所独有的沙哑嗓音,正儿八经地作起“报告”来。然而没想到,这“报告”常常被女主人打断,并不断插话、询问。每当此时,孙镇就会停下来,不厌其烦的作解释;老方在一旁也会审时度势,把握重点,及时补充。女人与女人好说话。此时,菊琴作为女人的优势也能得到充分发挥,她一下子从“后台”跳到“前台”,适时抓住“保险”这个话题,侃侃而谈。她从“商业保险”,到失地农民生活补助,再到失地农民社会保障,一一道来,轻重缓急,张弛有度,加之语调抑扬顿挫、语音清脆悦耳,使谈话气氛更加轻松、活跃。

 文美是个直爽的女人,说话鼻音很重。每当文美“嗯着鼻头”提问的时候,坐在一旁的婆婆总是冲她笑笑。文美说,她家的承包田(或地),好几年不管了,白掉的白掉,送掉的送掉,七零八落的。听得出,她是巴不得自家的田地被征用了,只是话到嘴边不想说出来罢了......文美说,啥时候要丈量了,打个电话过去喊她一声,她一定到场。 回来时,我们邀文美搭我们的车到石淙,并一直送至费家兜她家租养的甲鱼棚附近。

  车折回来后,我们又去荣华手机店坐了歇,与沈荣华(宝荣之子)聊了一会儿,希望他能帮助做做他父亲的工作,荣华说,这工作他早就做过了,同时说了些家长里短的话......

  晚5:54,菊琴打来电话,说老方叫我们过去,晚上再去走走人家,做做工作。我答应马上就过去。

  风,越刮越猛;雨,越下越大。街面上行人很少。我,老方,老顾,菊琴4个人,“蝙蝠出夜游”去了。我们一个个都撑着伞,冒着大雨又去了李家埭。一路上,我们还自夸表现突出、精神可嘉!村坊上,各家各户都早早地关上了大门,连灯光也很少看到。还是先到建豪家,还是推开那扇矮木门,还是“铁将军把门”。4个人悻悻地往回走,刚才一路上自夸自乐的心情,顷刻间被嗖嗖的“乱头风”刮走了一大半。路过阿学队长门口,见里面有灯光,我们就进去坐坐,屋里有3、4个村民在闲聊......

  有三句话,怪特别的,记得牢:

  第一句是:“镇上确实是想为当地办一件大好事。”我想,这话在理!

  第二句是:“田地全被征用了,我的儿子,我儿子的儿子的口粮,怎么办?”我想,这话无理!

  第三句是:“明天去丈量田地,全生产队只有队长一个人会带头去,因为他没有办法。”我想,这是歪理!......

  雨,还在不停地下着。我和老方的皮鞋全浸湿了,成了蒲鞋,走在回家的路上,“枯吱枯吱”的,声音很浑沌;只有老顾的“高筒子”和菊琴的“元宝口”发出的声响,听起来还很有底气。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