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村里那摊事儿:96、“正昌”路口,有人在嚷嚷  

2010-11-15 11:35:31|  分类: 村里那摊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11月15日,星期一,阴。清晨刚下过小雨,路上有点湿。

       路过“正昌”路口的时候,我并不注意什么,也不知道“敬瑭路”在双休日里已经放了“样”。

       今天村里似乎有点异样:刚过8:30,就有李家埭的村民陆续前来,这里坐坐,那里看看,好象有重要的事情似的。镇上主要领导,已早早地赶来了,在陈支书办公室商量着事儿。二楼走廊上,人越来越多,有人开始小声议论。从村民的只言片语中,我听出了“味道”——原来,这些村民是为“敬瑭路”的走向,来交涉的。还听说,昨天已经去过镇上了。

        赶紧到楼下开了会议室的门,再提几把热水壶、带点茶叶进去,招呼村民们先坐坐,喝点茶。转眼,李部、小高、小何他们扛了水准仪等测绘工具,赶往“正昌”路口。朱村长、菊生他们紧跟其后,一个个急乎乎的样子。等我再到底楼时,原先在那里喝茶,叽叽喳喳的村民,已不见了踪影。

       村民们都转移了目标,跑到田间地头去了。当我赶过去时,“正昌”路口,已聚集了不少村民——全是李家埭自然村,估计是每户一人。过路的各式车辆,拼命地叫着喇叭。小何在路边插着标杆,还时不时朝南眺望;南面有人在喊,可能是隔着杂树群看不到标杆的影。

       “测个魂!这是啥向子啊?呆头也看得来的。”有人心里开始“毛”起来,大声嚷嚷,道,“连路过去吃茶的佬佬头,也骂我们李家埭的人瞎了眼睛,说嗄一条大路,冲着自家的村坊,屁也不放一个!”嚷嚷着的那人,在为自己的“愤怒”寻找着借口,意思是说,连陌生人也看不过了,难怪他们满村坊的人要赶过去交涉了。

       “镇上是按规划来的。”不知谁随口说了一句。

       “正光笑煞哦,规划可以修改的呀!不好变动啊?骗小孩差不多!”在一旁的“拉搭胡子”,紧跟着嚷嚷,说,“这不是‘南水北调’,也不是‘京沪高铁’,更不是‘三峡工程’,就算是国家重点工程,有时也要酌情进行修改嘞!嗄一只工程,难道一定要按规划铁板钉钉,不好动一动?”

村里那摊事儿:96、“正昌”路口,有人在嚷嚷 - 路人 - 路人的博客        负责测量的人,在路基上钻来钻去,埋头干着活,很少说话,顶多是冲旁人笑笑,因为在这种场合,你能不开口尽量不要开口,这是因为:一,你一时也讲不清道不明的;二,你即使讲清了道明了也不作数的;三,言多必败,你嘴巴痒,说漏了,村民就会“咬”住你不放。

       “按老路一路直出,笔挺做到南面新公路,两边要做多宽的绿化带,就做多宽的绿化带,美观又美观,大方又大方,还哪嗄好?”小个子村民凑上来,情绪激动,还是嚷嚷,“路,总想做直的,直路不好,难道弯路好啊?笑煞呔!”

        “把我们的田地弄光了,还不够啊,还要弄条路来对牢我们李家埭,想弄光我们的村坊啊?”又有人凑进来,口气很大,说话开始不着边际,“老笑只面孔讲好话,不拷不打不动手,晓得拷人打人要犯法,拷煞人打煞人要抵命,所以,弄一个恶毒计策来,想弄光我们的村坊!”这个时候,只要有方言表达能力,沾得上边的,插得上白的,都来插一句,不管是对还是错,嚷嚷者脸上都挂着激动的神情,好象只有出面大声嚷嚷了,才算得上是一个积极的参与者、才对得起祖宗对得起下一代似的。

        村坊上有人自言自语说:“如果这路的朝向变更了,那么这排新近搬动的高压线杆就要重新搬过了,这又要浪费浑天钞票了。”“你嗄说混话!钞票么镇上多煞嚯,嗄许多田地弄去了,几个亿有嚯,电线杆再搬搬过算嗄啥呀?你屁不晓得一个嚯!”有人马上出来挖苦,出来打压,直到对方不吭声为止。

        “这里,你们谁说话算数?算数的搁下一句话,这新路一定要依老路直出,我们村坊上都商量好了,不嘎做不来煞。”又是那个“小个子”,这一次几乎在跳着说话,又嚷嚷,“说话不算数,做不起主的走开,凑啥闹猛!”

       “搬电线杆前头,早就跟镇上村里说清爽了,做路是大事体,要同我们村民商量,路不好对牢村坊的。”一个上了年纪的“高个子”,钻进了人堆里,也学着前面的样子,大声说:“你们说晓得嚯,说一定跟我们商量的,你们商量了个屁啊?你们放电线杆子时,眼睛瞎脱嚯?筑路,开港,造桥,是顶大的大事体!”

        “南面跟杨巨巨的甲鱼棚处理不好了,北面又不好得罪大老板,路只好斜对着我们的村坊了,是不是?”

        “谁嘎说这是迷信呀?现在谁不信这个呀?村坊上顶好没事体,出了事体‘鸡躁’煞呔。好了好了,多讲也没意思了,按老柏油直出,没有第二只方案的。”

         “你们做干部么,要为老百姓做好事呀,上头都嗄讲,电视里天天嗄讲,你们没听到过啊?笑煞呔!”

          嚷嚷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话越说越多,越说越难听......

          等测量完毕后,我们都先后回到了村里。没多久,这些村民又赶到了村里。

          唉,心急吃不落烫粥,得好好商量,得慢慢来。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