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村里那摊事儿:94、父子不该成仇  

2010-11-11 19:31:40|  分类: 村里那摊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11月11日,星期四,多云。光棍节。

  光棍节是一种流传于年轻人的娱乐性节日,以庆祝自己仍是单身一族为傲(“光棍”的意思便是“单身”)。光棍节产生于校园,并通过网络等媒介传播,逐渐形成了一种光棍节的文化。1月1日是小光棍节,1月11日和11月1日是中光棍节,而11月11日由于有4个1,所以被称为大光棍节。而一般光棍节则指11月11日的大光棍节。

  民间有句老话,叫:晓得尿湿床,宁可坐一夜。为人父母,没想到与亲生骨肉也结上了仇。

  这事让我给碰上了。远离“光棍”,结婚生子——道理很简单,人生短暂,不求别的,只求老来有个依靠。然而,就是这样简单的要求,有时也很难办到。

  这里说个故事,讲讲“玉菩萨”。

  我到村里的时候,“玉菩萨”也到了村里。为啥?为“钞票”两个字。“玉菩萨”的尊称,叫“老严”。今天一早,就赶到村里津津津有味地说起“家事”来,说他大儿子大儿媳老官阿毛一条心,与他老头子过不去。

事情是这样的:

这李家埭自然村,为这精纺厂66.5万元钞票的分配问题,“鸡躁”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吴家角村坊与李家埭村坊“鸡躁”,老办法与新政策“急躁”,张三与李四“鸡躁”,赵五与王六“鸡躁”,儿子与老子也“鸡躁”。

村里那摊事儿:94、父子不该成仇 - 路人 - 路人的博客  这事传到外面,也怪难听的:说李家埭的人也真难弄,土地硬是征了200多天,还圈不了句号;有了钞票,倒反一天到夜吵煞人,怎么也摊不成、分不好。两派人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盆”,三一三十一,算盘珠都拨在自己的心坎上。好不容易达成了一致意见:100%按现有户籍人口分摊了,66.5万元除于129人,每人得5155元。大家心里想得开,目光看得远,吃亏也好,便宜也罢,吃点小亏说不定将来能占大便宜;同在一个生产队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太斤斤计较了,老天爷也要发怒的。可是,谁能想到,户与户倒一碗水端平、无二话了,一户之内却起了风波,扬出“家丑”——儿子与老子却生出矛盾来,闹起别扭来。

  昨天,金飞按册子开好了存折,并通知各家各户来取钱。早到早取,迟到迟拿,初始密码6个1,拿了去,想派用场,随他去。“老严”的长子“老建民”赶得早,一到村里,金飞笑着告诉他:按你老头子的意思,你家这钱分了两份——“老”一份,“小”一份,二一添作五,你老爸老妈10310元开一张存折,你爸说他要自己来取。

 “老建民”心里的“咯噔”马上反映到白晰的瘦脸上。“你们看,心黑哇?他孙子要卖房子讨娘子,家里钞票正紧张,他还要来花子孙的钱!”“老建民”向大家抖抖存折,咬牙切齿,嚷,“这老狗日,早早死了安单点;花子孙的钱,吃喝嫖赌样样来!”

  在一旁的人,都目瞪口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说什么,一个个笑也不是,咒也不是。“老建民”把存折往上衣口袋里一塞,丢下一句话:“你们都不知道,这只鬃性只晓得自家惬意,不知用了他兄弟阿庆多少钞票!我本来不说的,今朝看他不像是人,我要弄臭伊!”(听说,镇上清洁工、光棍阿庆死后,身边一点钱也没有,村上的人都疑惑不解,但这是人家的家事,也不好多说。)老杨挡住了“老建民”,正儿八经对他说:存折么放好了,田地么去量量好算了,就剩三四户人家了,再拖下去也不好,这田地一量,钱全归你了。“老建民”支支唔唔,瞥了大家一眼,悄悄地走了。

  今天一早,“老建民”的老婆月琳气愤愤赶到村里来,说她不要面孔的阿公说,这1万多块钱是佬佬头老太婆的,拿了不过分。不过分,好!上次失地农民养老保险的指标,我们没用半个,全给了他们。今天他嗄个样子,我也不肯了——我们也要一个指标,叫他佬佬头的拿出来......

  事实上,这李家埭生产队,还有一户,叫木匠阿三,也是老管老小管小,这主意也是七老八十的佬佬头出的,但到取钱的时候,是他儿子小林一古脑儿取走的。小林说,钱他拿到家里去给老头子,就算佬佬头不作交待,他做儿子的也会想到他的。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歪嘴和尚念歪经,但不管怎么说,父子不该成仇。如果为人父母者,老来无依靠遭儿骂,倒不如当初做光棍,不生那“乌龟王八蛋”!

  唉,做小辈的,想开点吧,人都有老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