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 老邓和他的同学们(五)【原创】  

2009-07-20 09:59:5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路人

 

        高黎明回到4026寝室,已是掌灯时分了。

        天一黑,同学们都各自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备自己的课去了。高黎明躺在床上,忧心忡忡,无心去备课,耳边总是呈现出班主任吴老师与他对话时的情景。

        “你喜欢贝利利,爱贝利利?”吴老师很认真地问。

        “嗯。”

        “你知不知道她家里已有了男朋友?”

        “嗯。”

        “哪你为什么还要追她?”

        “我喜欢她。”

        “人家来信告你了,说你破坏人家的幸福呢。”吴老师终于摊底了。

        “我,我......”高黎明一下子语塞了,好久才很勉强地说,“如果我这样做是破坏人家幸福的话,我可以不这样做。”

        ......

        不这样做,能行吗?高黎明觉得自己真不该这样说,此时此刻应该很干脆地问问吴老师:她爱我,我为什么不能爱她?这样想着,他摇摇头,“这是学校,不是婚姻介绍所。还是忘了吧!”他这样自己劝自己。临别时,吴老师告诉他,不管怎样,一定要把学习和实习放在第一位,千万不要影响这两件大事。

        高黎明决定慢慢地疏远贝利利同学。他虽然这样想,但不知为什么脑子里很乱,想躺在床上睡一会儿,可总是难以入睡。一直到晚自修结束,同学们都回到寝室,他还是干睁着眼。

        跟往日一样,睡觉以前,大家总要吵闹一阵。

       “曹金亮,来段越剧!”每当这个时候,邱少村总是劲头十足,他又转向姚之琳,“来,二胡准备。”

       “好,二胡准备!”对喜欢越剧和擅长拉二胡的姚之琳来说,这样的事他总会欣然接受的。

       “来段什么?”曹金亮来劲了。

       “《官人好比天上月》吧!”邓志义到关键时刻总是很果断。

        姚之琳拿起二胡,“15——,15——,555——”了好长时间,才“和”好胡琴,然后挺了挺腰板,翘起二郎腿,面带笑容,说:“开始!”

       “官人呀。”曹金亮先来了个独白,然后和着二胡的曲调唱了起来:

       “官人你好比天上月,为妻我可比月边星,月若亮来星也明,月若暗来我星也昏,你官人若得千斤担,为妻我分挑五百斤,问君有何疑难的事呀?你快把真情说我听。”

       “我道奸臣出奸女,谁知她说话贤慧人聪明......”突然,早已睡在床上的高黎明情不自禁地接了一句。

      “怎么,你早已回来了,黎明?”姚之琳停下二胡顺手拉了拉蚊帐,“吴老师找你有什么事?”

       “什么事?”“什么事?”“......?”大家一个个追问起来。

       “没什么事。”高黎明阴沉着脸。

       “你说不说?”邱少村准备往床上攀。

       “......”高黎明不吭声。

       “不说。来,来一支《大路歌》!”曹金亮一声吼,姚之琳,邱少村,李月强马上一齐扑过来,冷不防拎起高黎明的两条胳膊两条腿,在床上打起“夯”来,嘴里还“吭哟嗨”“吭哟嗨”地嚷着。

        高黎明像一只苍蝇粘在蜘蛛网上似的,动弹不得,哭笑不得。

        等大家一个个弄得气喘吁吁,停下来时,高黎明的蚊帐已经开了一个大“窗户”——破了。

        高黎明一声不响地睡下了。他真的生气了——唉,是菩萨也要生气了,何况是一个“书呆子”呢。

        寂静。

        曹金亮找来一根针,邱少村找来了一簇线,姚之琳从箱子里翻出了一块纱布......

        还是寂静。

        曹金亮一声不响地给缝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