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 老邓和他的同学们(三)【原创】  

2009-07-18 15:49:3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路人

 

        实验小学少先队大队部内,住着邓志义实习小组的七位新老师,大家都非常紧张地准备着。

        第一堂语文课是姚之琳的。

        别看他刚才在路上不声不响的,一拉起二胡来,谁不“洗耳恭听”?而二胡只不过是他的业余爱好,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不过是消遣消遣罢了”。他的擅长是语文。跟邓志义一样,他也是函授大学生。所不同的是:邓志义是数学专科,他是语文专科。一年多来的《文选》考试,他总是90分以上,可他从来不以此为满足,平时做事非常认真,常常处事不惊。

        眼下,他正利用课前十来分钟的时间在仔细检查呢。他准备好了这节课要用的所有教具,又把《沙漠里的船》这一课题很认真地写在小黑板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姚之琳已经胸有成竹了。

       上课的钟声终于响了。

       教室里鸦雀无声。

       “上课!”

       “起立!”

       “同学们好!”

       “老师好!”

       “请坐下!”上课的仪式在庄严的气氛中进行着。

        面对一双双眼睛,姚之琳心里有点紧张,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是城里的学生,而是因为在学生的后面,齐崭崭坐着许多人——除了一起实习的六位新老师外,还有校长、教导和原任课老师多人。然而多年的任教经验告诉他,紧张不能形于色,只能埋在心底里。

        他停了片刻,装作很镇静的样子,一边拿出一张课前准备好的教学挂图,一边说:“这节课,先请大家来看一张挂图。”

         一听说要看挂图,孩子们嘴里象灌了蜂蜜,心里甜滋滋,脸上笑咪咪的。

        展开挂图后,姚之琳问:“图上画的是什么?大家一起讲。”

        “大象!”声音洪亮,清脆。

        “啊呀,糟了。”坐在后面的邓志义差点没喊出声来,“姚之琳啊,姚之琳,怎么搞的呀?要人家看骆驼,却给了只大象。当局者难道就这么“迷”啊,真急死人哪!”

         邓志义坐立不安,他真想一步冲上前去,揍姚之琳一顿。

         邓志义想, 完了,你看看你看看,教导、校长都在记笔记了;实习前,老师反复强调,能否圆满完成实习任务,要看第一堂课;第一堂课上得成功与否,要看第一句话、第一个动作——他怎么忘了呢?这下,我们这个实习小组完了。

        这样糊乱的想着,邓志义“嗖”地站了起来,坐在他身边的李月强眼明手快,一下把他给摁住了......

        在这一刹那时间里发生的一切,姚之琳看得一清二楚,也知道自己匆忙中给错了挂图,但他还是若无其事地顺住孩子们的话说下去。

       “对,这是大象,它生活在热带大森林里。老师还想请大家看另一种动物。”他把挂图翻过来,“这是什么?”

       “骆驼!”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啊哟。”邓志义出了一身泠汗。

        他非常佩服姚之琳这一手,但这只是在心里默想的,在嘴里,即使用螺丝刀撬他的牙门,他也不会这样说的。

       “对,这是骆驼。”姚之琳很平静,“大家仔细地比较一下,图上这两只骆驼在外形上有什么不同点?”

        孩子们呼啦一下,举起了手,齐展展的。

        “王蕾,你说说。”姚之琳用手指着坐在前面的一位男生。

        “这两只骆驼,左边这,这只背上有两个高耸的部分;右边那,那只有一个。”王蕾怯生生地说。

        “骆驼背上高耸的部分叫什么?”

 “叫驼——峰——”同学们齐声喊起来。

       在接下来时间里,姚之琳非常投入。他从骆驼的种类,讲到骆驼的分布;又从非洲的撒哈拉,讲到我国的塔克拉玛干,讲得头头是道,然后揭示了课题。

        “在这无边无际的沙漠里,有一种奇异的蚕(船)。”姚之琳把“船”念成了“蚕”。

        “老师,沙漠里有‘蚕’吗?”还没等姚之琳挂出课题,张云同学突然站起来问。

        “哈,哈,哈......”孩子们狂笑起来。

        姚之琳知道自己念错了字,便马上更正道:“不是‘蚕’,而是‘船’。刚才老师念错了。”

        ......

        姚之琳的课虽然出了不少差错,但每每出现问题时,他总能峰回路转,转危为安——这使听课的老师,特别是实习小组的六位新老师十分佩服。

        课后,邓志义心里暗暗吃惊,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些学生竟有如此强的辨别能力——这下,他真的担心了,因为他的普通话要比姚之琳差很多,要使课堂上出起洋相来,真的无法救场的。

        “我可没有处事不惊的能力呀。”邓志义越想越担心,“怎么办?下一堂课该我上场了!”

        这样想着,邓志义心里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