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书包里的童谣:5.好一个“贱骨头”  

2009-06-13 21:31:21|  分类: 书包里的童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贱骨头”,学名叫陀螺。叫它“贱骨头”,确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贱”,所以要打,要狠狠地抽打;因为抽打,所以“兴奋”——疯疯癫癫地转个不停;因为你疯你癫,所以再抽再打,而再抽再打,便更疯疯癫癫。总之,一个字:贱!

       “贱骨头”是自己动手做出来的,而做“贱骨头”也是很讲究的。拿一截硬木(一般是较粗的桑树枝),锯成六、七公分长,削去粗糙的外皮,做成圆柱与圆锥的组合体,再把锥尖磨光滑,然后摁上一只图钉;再用长约一尺、宽约一公分的粗布带,系在一尺来长且削得滚圆的杨树棒上,这就是鞭子。读小学的时候,我家里放着好几个“贱骨头”,都是自己学着别人的样做的,质量好,玩时拿得出手。

       玩“贱骨头”,简直是一种享受。挑一方平地(最好是水泥地),先把鞭子的布带按顺时针方向,叠绕在“贱骨头”的上方,左手握住“贱骨头”,锥向下,摁在地上,食指轻轻按住布带,右手握鞭,身子作下蹲状,然后右手用力一扯鞭子,“贱骨头”就飞转起来,等它匀速旋转后,再用鞭子慢慢地抽打......看,“贱骨头”随着鞭起鞭落,转动着,跳跃着,一会儿跳过东,一会儿又转过西,一会儿往南走,一会儿又往北闯,飘飘然,像跟着旋律转动的舞者,很有魅力。在“贱骨头”旋转的间隙,玩者还可以配上各式各样的优美动作,如花样跳绳一般,也可跟着节拍“哇啦哇啦”地歌唱。在儿时的小伙伴当中,自有玩“贱骨头”的高手,如果场地有足够大,那他们完全可以同时鞭打两、三个“贱骨头”,并一口气玩上个把钟头,直玩得气喘吁吁、面红耳赤为止。

       玩“贱骨头”,是力气活,也是全身运动,玩久了,从头到脚都热乎乎的,它是那个时候学校里推崇的传统体育项目,很有趣味性,深受我等孩子们的喜爱。

       我不知道这项活动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我们这一带兴起的,更搞不清为什么“贱骨头”跟“训子”、跟家教硬联系在一起。

       在我们这一带,有一句“训子”名言,叫:“你这个‘贱骨头’,真是不打不成器!”这话,初听起来觉得很粗鲁,甚至有点野蛮,但细想也是很有道理的。在村上,小孩子一旦做错了事,做父母的免不了要严加管教、训斥。每当这个时候,左邻右舍的人见之心痛,但一概不出面劝架,不会“多嘴”一声,因为在平日里,村上的大人们都达成了默契:他人教训做错了事的孩子,谁也不准插手插嘴。小孩子吵架,“拉破衣裳自家补”。你跟别的孩子吵架,做家长的,不问青红皂白,先打了自家的孩子再说——这是当时农民纯朴的教子方法,说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得照着用。

       有时候,小孩子委曲呀,明明是对方的错,或者是对方有错在先,为什么偏要说我错呢?可家长就是揍自己的孩子,你委曲也没人理会,也没用,谁叫你跟人家吵架?唉,不是“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而是根本不让你说理。村上绝大多数家庭都是这样子,已正儿八经形成了风气。如果哪家父母,在孩子们吵架时,拉着别人家的孩子说事,那定将遭到村上人,特别是德高望重的长者的强烈谴责:“像什么样子呀,哪有不管自家孩子专斥人家孩子的理?没家教!”大家都坚持这样的信条:子女不教父母之故。那个时候,村里人就是用这样朴素的思想,来协调邻里关系、促进村坊的和谐的。

       记得小时候,我爸管教我们兄弟姐妹,就是恪守这样两条“法则”:一是,自家兄弟姐妹吵架,拉着俩孩子耳朵碰头;二是,自家孩子与别人家孩子吵架,教训自家孩子,打自家的“贱骨头”!虽然是家长制,不讲理,但我们都默认了:父母都是为自己孩子好的!

       唉,好一个“贱骨头”!

       (2009.6.13)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