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湖风

路人走丢的脚步声......(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日志

 
 
关于我

陆顺发,笔名:路人、柳思人、贝一川。职业,教师。 诗,像地旮旯里的小草一样嫩。有一天,路人的诗老了,太湖风里的雪也会跟着变老——白白的一生,走丢了不少脚步声。有诗(文)发表于《长江诗歌》《青年与社会》《营口晚报》《现代作家文学》《辽河诗词》《月亮诗刊》《新诗大观》《大众》《核桃源》《诗潮》《燕赵文学》《大别山诗刊》《渝水诗刊》《南风志》《天下诗歌》《岚》《新诗人》《营口诗歌》《诗歌月报》《关东诗人》《大诗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纸媒网刊。

网易考拉推荐

云里雾里三清山(原创 游记)  

2009-05-20 07:45:11|  分类: 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路人

       出门在外,就是由不得自己。刚过8:20,我们就被塞进了揽车,晃悠悠,一路上了索道。按同路的“小开心”的说法,叫做:“8人一车,被送上了天。”童言无忌,但这“送上了天”的话,哈哈,真叫人心底里生出“毛”来!

       三清山的天,云里雾里的,真是识不透!不知是雾气遮天,还是栈道悬空的缘故,我的肚子一直有点不自在。早晨的自助餐,也没啥大不了的:一三角尖煎饼、两小块蛋糕、三挑炒米线、几小勺蛋炒饭、一个白焐蛋、一筷黄豆芽,外加一小杯甜豆浆——吃时蛮自在,过后闹别扭。想想也真是的,像我这样的稀粥肚皮咸菜胃,怎能云里雾里地贪吃?好在,这是来江西三清山旅游的,人一门心思地赶路,一门心思地看景致,赶得急了,看得乐了,自然也就不再惦记那倒楣的“不自在”了。

                                                                 (一)好运当头

       早就听说三清山的险就险在栈道,一看确实如此。小心翼翼地走上深长悠远的栈道,我的心即刻被感染了,也如云如雾,飘忽不定起来。

       刚开始时,栈道不起台阶,坡度很小,还算平坦,只要不向下窥探,感觉如履平地一般。但随着栈道的蜿蜒攀升,随着周围的雾气时聚时散,时浓时淡,我就挡不住自然界的诱惑,忍不住要探出头去——伸头朝底下看去,山谷、幽壑、悬崖、流水、云雾,顿给人晕眩之感,冷不防脚底一软,人就拼命往山壁里边贴,或赶紧扶住身边那黑黝黝树枝般的扶栏,或扶着某一棵树、某处危崖,等到站稳身子喘了口粗气,平息了内心的恐慌,再定下神来的瞬间,才明白自己竟站在悬崖峭壁之上。

       沿着栈道前行,身边不时有旁逸斜出的树枝划过眼前——有的从头顶倒戳下来,直对着你的鼻梁;有的从栈道下往上挑,顶破栈道板,直指你的裤裆;有的从峭壁的拐弯处,冷不防横出来,挡在你的胸前;有的干脆整棵树连根翻倒,死死地横卧在栈道上,游人只好弯腰钻过去;有的树枝立于道中,把路分成两半,而靠内的一半,又被戳在外面的山石挡住,游人只得侧着身子,颤悠悠从靠外的一半过去……

       云雾中偶尔也有几树雪白的玉兰浮出来,远远望过去,像还没有亮透的街灯,叫人欣喜若狂。唉,人一快活,往往要生出祸端来——我撑着花雨伞,顶着雾气,眼睛盯着了“地”,却忘了“天”,于是乎,“扑咚”一下,左脑门隔着伞撞在了挡在眼前的檀树上,一阵“云里雾里”后,一摸脑袋瓜,感觉湿腻腻的,但不见血,马上收起了花雨伞。有陌生游客见状,“扑嗤”一声笑出声来:“好运‘当’头,好运‘当’头。”我正准备冲他瞪眼睛,一听这话倒也蛮幽默的,一下就压着火气,于是,就像小学生读书一般跟他读了一遍:“好运‘当’头!”

       雾气开始浓重起来。往上望,栈道起了台阶,几十级几十级地捱着连着,折着弯着,看来攀登将越来越困难了。

       前面传来了朗朗的笑声和惊恐的叫喊声,一抬头,见一铁索板桥悬吊在崖谷之上,桥的两侧用粗大的绳网围着,那些好动的游客伸开双臂,两手紧握悬索,艰难地向前挪动着不听使唤的身子,荡荡悠悠中发出哭不像哭笑不像笑的嚷嚷声,叫人顿生好奇之心——人一好奇,心生喜悦;一喜悦,又忘了天高地厚。情急之下,我就想冲过去——一口气冲到铁索桥上。这一冲,坏了,“咣当”一声,又是“好运‘当’头”!这下,是右脑门撞在了挡道的杂树上。我眼前一阵金星,好生疼痛。

       难道这“好运”专“当”我的“头”?

                                                                  (二)雾里看人

       刚上栈道时,胡导就嘱咐:进入三清山,不走回头路。起初,我们都不当一回事,但走着走着,越来越觉得这句话“话中有话”——你想想,“不走回头路”,就意味着“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要踏上栈道,你上得去得跟着人流上,上不去也得跟着人流上,你得有背水一战的心理准备。

       满栈道都是流动着的人,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大家都像专程来赶集似的,一股劲地往上攀往上赶。很少有人停下来往远处眺望,就是有人眺望,也是白忙乎,因为四周被细雨一股的雾气严严实实地笼罩着,你根本看不到远处的景致。什么“东方女神”、“三龙出海”、“玉女开怀”、“神童负松”、“山盟海誓”、“西海港湾”、“猴王观玉”等等,我连个影儿也没见着。好不容易遇到“巨蟒出山”,刚露了一丁点脸,栈道上的游人就大呼小叫起来;当我缓过神来,刚看出个模样来,一股云雾像一头神牛似的快速地起飞,快速地升腾,转眼间,“巨蟒”就隐藏在云雾之中,不见了踪影。我们在一片叹息声中又低头赶自己的路。一路上,我们只能看看栈道内侧散落在石缝中、还不茂盛的杂草,星星点点的野花,生长怪异的杂树,以及头顶光秃秃的峭壁和脚下弯弯曲曲的台阶。

       我开始怀疑到三清山旅游的价值。当然,这是老天造的孽,我们赶上雨雾天气!也罢,望不到美景,就看游人吧

——雾里看人,那倒别有一番风景和情趣。

       过了中午,雾气更加浓重——严格地讲,这已经是蒙蒙细雨了。满栈道的游人,都穿着一次性的塑料雨衣,红的、绿的、白的、黑的、蓝的、黄的、灰的,什么颜色都有。偶尔有几个不听劝的撑着伞,或者干脆什么雨具也不用,任凭雾气沐着浴着。

       游人一个个怪严肃的,很少见到笑脸——看样子,游人中有的在叹息老天不作美,有的在自嘲花钱买身累,有的在自责体乏力不支,一个个似乎都在怨天尤人。忽然遇见了一个可爱的老头,头上“戴”着一把小雨伞(没有伞柄,直接用箍固定在头上),一手拖着一个“T”字型拐杖,一手握着一个相机,满脸堆笑,还时不时停下来取个景头拍张照什么的。云里雾里的天气,遇上满脸阳光的老人,真是难得!

       我有点力不从心,慢慢地落在了自己队伍的后面。平台下,有一支陌生的团队正在赶上来,共十五、六个游客,不分男女老少,一个个清一色都穿着塑料雨衣,戴着白手套,拄着木头拐杖,“嘀嘀笃笃”地敲打着脚下的台阶,一股劲地往前赶——这分明是在抢时间赶进度嘛。我把他们让了过去,看着一个个腰椎扳突出似的病态背影,忍不住差点没笑出声来。

       “加把油,再坚持一下!”尽管可爱的胡导常常作点温馨提示,但我还是精神不起来——因为我不知道,胡导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往山上攀去那里看什么,这一路上还要登多少台阶,什么时候才有个完。我想,这恐怕连胡导自己也“云里雾里”的,根本说不清楚。

       雾里看人,我连导游也看不清,还看游人干什么?

       ......

       “叔叔,把雨衣送给我好吗?”当我跟在大部队的后面,化了近6个小时,胜利完成长途跋涉,坐揽车回来的时候,一个做生意的男童挤了过来,要来拉我手里的塑料袋。“作啥?塑料雨衣,我还没有穿过呢。”我不知怎么的,又精神起来,“小孩子,怎么不读书?”那孩子先是傻看了我一会儿,再冲我笑笑,不作答,悻悻地离去,然后钻到他的小伙伴们中间去了。

       看到这群做生意的童子军,我忽然又一次想起了同车前来旅游的那活泼、可爱的“小开心”,以及他在车上戏说的歌谣:天上为什么这么黑,因为老牛在云里雾里飞;为什么老牛会在云里雾里飞,因为地上有人到处吹!

       看着云里雾里的三清山,想着云里雾里的天下事,你说我到底是自在了,还是“不自在”了?

(2009-3-30)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